大开眼界

大开眼界

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天气湿热,心里同样燥热难耐。难得宿舍都没有人在,趁这个机会上上色情网站,饱览各色壮男。不过好景不常,就在看的上火,正准备掏出来打时,忽然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好在我有锁门。只好赶快跳出网站,接着是大成学长一脸醉醺醺、湿淋淋的推门进来--准是又被同学抓去灌酒。大成学长大我两年,从南部上来的,个性相当爽直,不拘小节。他有一个让我相当「有福利」的习惯,就是他「很不喜欢」穿衣服。每次天气稍微有点暖,他在室内就永远是一条运动短裤,甚至穿着小内裤晃来晃去。刚搬来的那个暑假,看到一个身上几乎没有什麽布料的壮男帮我开门,真得让我吓傻了--没想到上天那麽眷顾我。从此以後,每天早上我都特别早起床,为的就是看到对面床位的学长早上举行的升旗典礼--从那紧绷的小内裤看来,学长那包应该不小。学长一进来,果然一如往常的陆续把身上湿了大半的T恤、牛仔裤脱下来,只剩下一件也湿透的白色小内裤,紧紧贴在学长紧翘的屁股上,几近透明的内裤让我对他的美臀一览无遗。学长虽然不高,然而柔道校队的身份让他的身材呈标准宽肩蛮腰的倒三角。眼看到此,我的老二已经翘得老高。学长弯腰匡当匡当找盥洗用具,翘起来的臀部我几乎触手可及。接着他腰间系起浴巾,颠颠倒倒的到隔壁公共浴室洗澡去,这比网路上不会动的猛男照片更让我心动┅┅不一会,学长系着浴巾进来,沐浴乳的香味迎面而来。脸盆丢在一旁,学长爬楼梯上床,对还在网路上漫游的我丢下一句∶「学弟啊,七点半叫我起来喔!我晚上还要家教。」我望着他顺梯而上线条优美的小腿,应一声∶「哦。」不一会儿就听到呼声从床上传来。仍自回想刚刚学长逼近的屁股,一边继续搜寻网路猛男,只是此时那搔首弄姿的洋货吸引力骤地大减。鬼迷心窍之际,时间过的特快,不一会一瞥时钟指针已近七点半。我向上轻喊一声∶「学长,要七点半罗!」呼声。根据以往的经验,学长一熟睡就很难叫得起来,何况他刚又喝了酒,我看我还是爬上去叫他好了。「学长┅┅」不爬上去就算,一爬上去可让我老二差点卡住梯子。只见学长一丝不挂、侧着身子,仅腰间要松不松的浴巾垂披。身体因呼吸上下起伏,彷佛不停散发热气。从我这边,正好是他脚底看过去,很容易发现∶学长根本没穿内裤--想必是洗完澡,直接披上浴巾,就爬上来呼呼大睡了,我几乎可以从他浴巾遮不密的间隙中窥见学长的卵蛋!我抑住欲火,更爬上来一些,站在梯子上小心翼翼的摇摇学长布满细毛的小腿∶「学长,七点半罗┅┅」翻身仰卧,呼声仍是不停。这一翻,不仅学长锻练完好的身材一览无遗的展现在我眼前,他原本就要松掉的浴巾更是整个滑落,象徵性地卡在他突起的前裆上。不仅看到他坚实大腿的细致根部、平坦紧实的小腹、以及因为较少晒到太阳而显得肤色较白嫩的髋骨侧边与鼠蹊附近,甚至学长阳具周边的毛发也争先恐後的从浴巾边缘冒出头来。我简直要喷鼻血了,心脏快要蹦出来,我紧张颤抖、小心翼翼的爬上床,撑住身体以免压到学长吵醒他,更大胆的把手覆在学长的大腿上,轻轻摇动∶「学长┅┅大成学长┅┅」他还是没起来,然而因为这一摇,浴巾又下滑了几寸,学长的阳具仅在我眼前咫尺,几乎一跃而出。肌肉相触的滚滚热度仿若电流通过,让我的性欲急速加温。欲望被挑动到这个地步,胆子也大了起来。我一不做、二不休的整个人爬上床,辛苦的撑起身子,学长整个热腾腾的身体就在我之下。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的体温,以及混和着酒味、沐浴乳香气和男性体味,一股令人莫言其妙,深深挑动我情欲底线的诱人气味。我把手搁在他肩头上,还是确认性的轻轻摇一摇,只见学长依然死醉,没有反应。我的手掌顺着他身体的曲线缓缓下滑,扫过他锁骨、颈间,抵达他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的胸口。紧张不安更加强视觉与触觉的刺激,我感到我的指尖相当敏感的吸吮学长的肌肤。轻拂过他宽厚的胸膛,停留在在他暗红色、微微突起的乳头上。我轻轻揉捏他的乳头,以手指感受他的触感与形状,想像他原该敏感的触端让我的乳头也隐隐作痒。这难言之痒让我不禁低头俯身,大胆的轻轻舔舐他另一边的乳头,以及胸膛周围的滚热肌肤。我的舌头比我的指尖更敏感,藉由带着湿滑的、不同角度的逗弄,我几乎可以重建一个敏感与狂喜交织而成的地图。同时我的另一只手也向下巡游。即使全身处於极度放松的状态,学长浑身肌肉反而呈现着夹杂阳刚,却又异常柔美的线条。我的手在他胁下、腹部、腰间漫游,感受他有时紧绷、有时松弛、有时粗糙、有时细腻,各种不同部位反射出来的微妙感触。他略带脂肪的腰身、随着他生命起伏的胸腹,更是让我流连不已。我的舌头亦慢慢下走,贪婪的想在每个地方都永远停留。舌尖同时感受触觉与味觉,一种洁净的滋味,偶有因闷热而渗出的微汗味。两手轻轻扶住学长的髋部,我的舌头已到学长小腹之处。我跳过那圣洁的神秘之处,从大腿根处缓缓向上舔起。从大腿到臀缘到腹侧到鼠蹊,我压抑着那手到即来、一掀可就的渴求,反而更愈积我难以抑制的欲望。

直到我的鼻头几乎埋在他的阴毛间,我终於小心翼翼的把他最後一道蔽障拉开┅┅我日夜渴求已久的男体总算全然地呈现在我眼前。学长的阴茎静谧地躲藏在漆黑的阴毛丛间,彷佛方才外面的激情扰乱不干他的事。包皮完全地覆盖住龟头,看起来稚弱羞涩,并没有我想像中的张狂剧烈。我彷佛采撷珍珠地轻轻将它托起,小巧可人仅只半握。我勉强调整自己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像担心伤害到什麽幼兽似的,缓缓把他的包皮向後拉。它在我掌上的重量似乎些微增加,粉红色的龟头犹如初熟稚果,从包皮间露出,暴露在我急切的气息之下。像是品尝什麽珍物似的把它放入嘴中,轻轻含住。很难明说有什麽滋味,只觉得整个皮头没入学长的阴毛之间,刺刺的感觉交杂刺刺的腥香。我以手指摩搓学长的卵蛋与会阴、舌头感应学长阴茎每一寸起伏,然而他的阴茎形状却不停的变化,从柔软稚嫩逐渐在我口中慢慢勃起膨胀,龟头尖端不停的向我口腔深处探去。学长的阴茎渐渐充血挺立,渐渐的要超过我口腔负载的极限。阴茎实际上不算太长,然而直径粗大,从我口中舌头的触感尤其可以感觉到他膨起的龟头冠特别巨大。逐渐他的硬度与热度越来越明显,我双手慢慢往两旁下探,探到学长结实丰翘的臀部,托住它缓缓上提,学长的阳具随之更刺向我的咽喉。配合口腔的吞吐与臀部的抬托,慢慢的开始稳定的进出律动。我眼前是学长平坦坚硬的小腹,鼻梁缓慢的、小心翼翼的冲撞学长的阴毛丛,舌头嘴唇也没闲着,不停的吸吮他的马眼、拂舐他的龟头冠。学长裸露的结实大腿规律的撞击我仅着薄背心的胸腹,而我激动的阴茎也往学长的小腿摩擦。我闭起眼睛,慢慢享受口中的坚实饱满,一面似乎感受到学长的马眼逐渐有硷腥液体渗出。这让我不禁更加快速度与幅度,更贪婪的吸吮学长源源不绝的黏液。衬着窗外雨声,正当享受之际,乍地忽然感到学长身体一振,紧接着似乎听到学长闷哼一声┅┅!这一惊非同小可,甜蜜的幻梦一下打碎,被可能紧接而来的难堪、指责所带来的恐惧一扫而光。我马上把学长在我口中逐渐狂野不驯的阴茎抽出,整个人弹回梯子上。只见学长睡眼惺忪,好像要醒来的样子。我这时下去也来不及了,紧接的念头是伸手去摇学长的小腿∶「学长┅┅起来罗┅┅都要五十分啦!」看来我实在够贼。只见学长慢慢睁开眼睛,摇头晃脑,喃喃回道∶「喔┅┅知道啦┅┅我起来啦。」随後似乎很吃力的撑起身子要坐起来┅┅「谢谢你啦┅┅」一阵沉默,学长似乎发现他的下半身正张牙舞爪。我脸红到耳根,不敢直视学长,不知道该怎麽道歉。忽然学长冒出了一句∶「真是不好意思┅┅」他憨憨的脸吃吃笑道,脸也同样红到耳根∶「想不到刚刚作春梦那根也会跟着翘起来┅┅还偏偏被你看到┅┅」我松了一口大气∶「不会啦,学长。」跟着陪笑∶「这是自然现象啦,正好证明学长你很健康啦┅┅」「当然健康啦┅┅」学长尴尬的跟着搞笑∶「而且还不小喔┅┅」这个玩笑话又搔得我心痒痒,然而学长好像也没有意思要遮掩。接着又是一片沉默。「ㄟ┅┅学弟┅┅你不要一直看啦,要比大小,改天再来比。」学长打破僵局∶「你让我再睡一下啦,我大概八点再起来,反正迟到就说下雨吧┅┅」「喔。」心里大石头落了地,然而不免也觉得大鱼脱了网,只好乖乖回位子继续漫游。虽然回到位置上,嘴里残留的滋味却是这麽清晰,搞得我心痒难耐。正在辗转反侧之,似乎听到上方传来规律的撞击声┅┅学长忍不住自己打了起来!这撞击声更让我心痒了,想到学长全身紧绷打枪的样子(那个刚刚在我嘴里如此诱人的枪),我怎麽可能平静下来。我像小偷似的不敢发出声响,踱到各种位置向上瞄,想找个最好的视野观赏这个「动物奇观」。不过床实在是太高了,让我始终只能闻声,不能见影,心里是又激动又焦急。就在心痒、 痒难止之际,转眼八点已到。我终於忍不住了,匆忙的爬上学长床边的梯子,一边轻喊∶「学长┅┅已经八点罗┅┅」一爬上去,映入眼帘的是全身肌肉紧绷通红的学长,半坐起身子,狂野激烈的抽送着阳具。此时全身汗湿、散发雄性气味的学长,与刚刚在我掌下口中任我宰割的身体,风味大大不同。学长一见我上来吓了一跳,然而一时也停不下来,反而紧绷强忍的意志一时被打乱,一失神,涨红到极限的阳具竟然就上下起伏的射了出来!对我而言,妄想已久的场景竟那麽突然的就展现在我眼前。第一道∶措手不及,白浊的液体激射到学长汗湿的胸口上。第二道∶学长一慌,想坐起身来找什麽东西遮盖,想不到这一移动身体,角度一变,却反而朝我这边射来,强劲的态势与大量的黏液几乎射到我脸上(可惜没射到)。第三、四道∶再度四处乱喷,弄得学长腹部、腿上到处都是。之後学长勉强用手把老二罩住,依稀可见学长老二仍然勃动,白浊液体从学长指间流出。我可以感受到双方剧烈的心跳声。望着学长性感的胸膛上缓缓地流下来的精液,两人一时错愕无言,脸红心跳,不知该想什麽。「呃┅┅学长,我帮你拿卫生纸。」我首先打破这个尴尬,下去把整包卫生纸丢上来。听到学长在上边尴尬说道∶「今天真是太不好意思┅┅一下什麽都被你看光了┅┅」一会儿学长咚咚的从床上爬下来,索性连浴巾都不围了,全身光溜溜的大方地给我观赏。将手上成团的卫生纸丢到垃圾桶,剩下的整包搁在我桌上(此时我再度正面瞧见他仍然稍微充血、垂挂胯间的可爱阳物),打开衣柜找衣服穿,仍然满脸通红,我也低头不敢说什麽话。「我去家教罗!」学长穿好衣服便转身离开。学长虽然出去了,满室仍然充满精液的味道,满脑都是刚刚学长激射而出的一刹那。天啊┅┅怎麽可能不快点掏出来打!我剥下自己的短裤,往学长位置看去,正欲幻想之际,赫然瞥到躺在学长垃圾桶里成团的卫生纸。色心蜂起,我捡起卫生纸,摊开,浓烈的气味扑鼻而来。浊白微见乳黄的黏液仍带微热,还夹带几根微曲的阴毛。凑到鼻边,好强烈诱人的气味--此时我另一只手已经忍不住打起枪来。我把量最多的那一张卫生纸覆住我自己的阴茎,上下搓动,以学长的精液润滑。马上我的茎干上布满白色的滑液。量比较不那麽多的我则凑到鼻间闻嗅,甚至以舌头舔舐,口中充满硷腥,回想的刚刚的场景,当作自己与学长融为一体。正当我逐渐走向高潮之际,忽然又是开门声。我暗骂一声「靠!」马上把卫生纸往桌底一丢,然而已经来不及套上裤子,只好以手罩住我蓬勃舞动的阴茎。只见学长匆忙推门进来,鞋子也不脱地匆忙跑到桌边,一把抓起桌上的机车钥匙,又匆忙赶着出去时,刹那看见我的窘态。学长咧嘴露出白牙,朝我邪笑道∶「呵┅┅学弟你也忍不住啦┅┅」又转身匆匆离开。然而,我发现我的指间已汨汨流出滚烫的白液┅┅(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456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