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水欢

鱼水欢

 第一回 锄儿怎识怨妇怨 

   话说柴世宗显德年间,主上企图一统河山,连年征战不休,遂使中原各地男 丁稀少,除却老男病夫和黄毛稚子,便是一色的妇道人家。   且说川陕路武工县武家庄,全庄八十户人家,男丁均打仗去了,庄里除却几 位八旬老人,便只有武锄一干幼童!   单说武锄儿乃武家庄庄主之子,年方十岁,只见他身长八尺,身体壮实,阔 脸微黑,环眼悬鼻,隐隐透露纠纠豪气。因家中壮年男子都打仗去了,家中羊群 无人放养,武夫人被逼无奈,只得让锄儿放养,但喜锄儿并无反对,欣喜接下。   这一日,锄儿放羊归来,听得内院一阵环佩叮叮当当,便自门缝内窥,因天 光朦胧,看不清楚,只见花花绿绿一群女子在院内玩耍,欢呼不止。   锄儿看得专心,忽觉背后被人击打,转头一看,见是姑姑巧月,正在拿眼盯 他,锄儿羞得面红耳赤,吭哧半晌,毫无一言。巧月自开口道:“果然好锄儿, 只是稚嫩了点,还不是行事的时候。”   锄儿只觉奇怪道:“姑姑,何出此言?”   巧月娇笑道:“没什么,去吃饭吧。”言罢,一双凤目直把锄儿上下瞅个不 停,不知怎地,巧月双颊显出一片红潮,如艳时桃花,赛幕空彩霞,煞是好看。   锄儿看了,只觉红秀可餐,因他不晓风月,童心未改,竟大声喊道:“姑 姑,你脸色好红,好似年糕面上糊的蜜枣浆,诱人得很呀!”   “胆大!”巧月嗔骂一声,并不着恼,反走近一步,俯首搂住锄儿的脖子, 嗅了几嗅,低声道:“乖侄子,勿大声嚷嚷,让里面的人听了,你定讨得苦吃! 锄儿,姑姑脖子里钻了虫子,替我捉了出去。”巧月一边言语,一边解开上衣布 扣,一团潮润芬芳气味扑面而来!   锄儿不由伸进手去,只觉触手一片烫热,又觉溜滑无比,宛如摸着了盛着沸 水的玉碗。不觉的把手在上面上下抚摸。   巧月经他一摸,顿时惊醒,暗道一声惭愧,慌慌的松开了勾住锄儿之玉手, 理理衣衫,便欲转去。但锄儿来了兴趣,只见他小手疾晃,灵蛇般自衣襟开扇处 滑了进去,一趟小跑,左右扶摸捻捏,只不见小虫。乃问道:「姑姑,只有进了 屋,脱却衣衫,我才捉得住它!或者,姑姑明言告我,虫子它在哪处?」   巧月被他抓挠的又酥又痒,只觉受用无比,偏下身阴穴奇痒无比,淫水渐渐 冒了出来。就觉底裤有些湿了。巧月毕竟年岁大了些,知晓此时此刻不宜孟浪, 又怕锄儿不过一幼童,恐不识风月,忙出言制止道:「锄儿,快住手吧,那虫子 已自个飞了。」   锄儿正觉如抚温玉,滑畅无比,哪有住手之意。猛的,他捉住了一个硬硬挺 挺的肉物,心中欢喜。却不知是巧月在他抚摸下,乳头不觉挺起。   锄儿大声道:「姑姑,我捉到了,你且不动,待我取它出来。」言罢,将五 指作爪,捏着那一截,狠劲一扯。   「哎-!」巧月痛声嘶叫,仓皇间忙伸手压住锄儿小手,不让他动弹。   「叮得紧吗?」锄儿切切的问。   巧月见他一脸正经,才知他尚是个浑物,不曾识得风月,遂喜滋滋道:「锄 儿,放手罢!你可把姑姑弄痛了!」   锄儿不解,狐疑的望着她道:「姑姑,好粗壮一个虫子,还是捉出来的 好!」   「傻小子。」巧月朱唇一撇,嘤嘤道:「敢情你没见过那物吗?你再往下摸 摸,哪有这般虫子」   锄儿遂顺着那肉头往下摸,只觉海碗般大一团圆物,又软又挺,弹弹颤颤, 热烫无比,滑腻非凡,锄儿心中一动:「哦,莫不是姑姑的乳房?」   锄儿一面抚摸那圆物不停,一面若有所思,终悠悠道:「似这般妙物,软软 松松,好似酵得极好的蒸馍。圆圆鼓鼓,又似个头极大的帅苹果;热热烫烫,更 胜刚出笼的肉包,不论哪一样,都是令人垂筵三尺的饮食,我也想象那虫,吃上 一番了!」   巧月听了他这一番语言,芳心里处顿时掀起波澜,一时间淫水横流,实难按 奈,再也不记得锄儿乃是幼童,不由的骚骚浪浪的低喊:「亲亲小汉子,真是有 心人!乖乖我儿,今番便让你做回虫。」   有诗为证:        锄儿窥红秀,巧月偶相逢。        三言两语里,旷妇便动手。        先解布扣儿,诱他摸肉肉。        谁知傻小子,且抚且捏弄。        拼却吃奶力,誓捉虫儿走。        悠悠发慨叹,直道做虫优。        那般绝妙物,怎吃也不够。        莫若亦变虫,酥胸里处留。   且说巧月动了欲火,急急的催锄儿入屋去,一心欲尝他的童子鸡,好泄心中 欲火。锄儿如蒙在鼓里一般,但觉姑姑香气浓郁,又欲瞧瞧姑姑的乳房,遂由得 巧月拥着,朝屋里行去。   忽然间,只听的一妇人道:「妹子,锄儿,吃饭了。」   巧月心里一惊,骤然熄了欲火,匆匆松了锄儿,扭头看到,只见一富态女子 立在院门口,正是大嫂,锄儿的亲娘,遂应道:「就来,就来。」   那妇人道:「锄儿且去洗洗,快来吃饭。」言罢,走进内院去了   巧月只觉体内余波没平,身子自个挺挺耸耸,摇摆不止,立时,只觉丹田处 喷出一团热物,和着尿液流出,顿觉穴口粘粘糊糊。方万万不舍道:「小汉子, 乖儿子!你耐耐罢,看样子不成了。」   「小冤家,勿大声。」巧月突的勾过锄儿的脸来,实实在在亲了一口,转身 离去了。   锄儿仍不解其义,只觉被人拥着那样舒坦,遂耍开小孩子脾气道:「姑姑, 抱抱,抱抱。」   锄儿浑浑然然走进内院。未几,下人送来饭菜,锄儿胡乱吞下肚去,心中念 念不忘的,只是巧月的身子和奇妙的香味。   这一夜锄儿辗转不睡,几未入眠。            

 第二回 怨妇忙来稚子闲

(一)

   且说这一夜,锄儿辗转反侧,几未入眠。   次日清晨,赶了羊群上山。   此时正直孟夏,山野葱绿,草木茂盛。锄儿因昨夜春心乱动,不曾安睡,遂 仰卧山上一块青石,以手作枕睡了起来。   恍然间,似觉自个正在云间飞翔,来到一大河处。   忽闻有人唤他,「锄儿。且送你一条大鱼,你须小心伺弄才是。」   「咚」的一声响,似有物从空中落下,惊的锄儿张开了嘴,只见一条白练飞 般袭来,不偏不倚,落入锄儿嘴中,锄儿大惊,待要吐出,已来不及,那物溜滑 异常,竟至腹中,直觉腥澡无比,直欲呕吐,忽觉口里生香甜之味,锄儿迷茫不 解,又闻人语:「妥矣,妥矣。」   锄儿仰头看去,唯见远空彩云逝去,灿烂光华,非常物可比,只有一块方匾 飘在空中,无奈看不清楚,认不得内容,锄儿大呼:「仙人和太急呼。」   连呼数遍,无有回音。锄儿暗道可惜,且揉睡眼,不知是梦是真。忽觉档部 异常,与往日不同。   一阵痛楚过后,又一阵酥麻,又一时没了知觉,忙脱裤看去,把手一摸,捉 住了一根长长肿肿之物,仔细一瞧,大吃一惊,往日小便之物,今日恰似一尾金 鱼,斜掉跨下,仔细摸了良久,宛如摸了个鸡蛋,硬硬溜溜,手感异常。   不由渐次用力去捏,未几,扁扁之物变的粗长,竟大七寸有余,锄儿只觉阳 物涨的紧紧的,恐要尿尿。锄儿喘着粗气,脸上现出汗来。双手套住鸡巴不停, 直觉一种异样舒服。锄儿胸脯起伏不平,小腹亦有节律的挺挺耸耸,双股紧绷, 不敢动弹,此时鸡巴状如金枪,斜插指天。   猛然间,锄儿只觉体内决堤一般,一股液浆汹涌而来,只觉一时迷醉。叫道 :「我尿了,我尿了。」手上松了劲头,在低头瞧去,那鸡巴顿如脱僵之牛尾, 左右上下,一顿猛甩,且甩且吐亮丝,细细的,如细丝。   不多时,那鸡巴便可怜巴巴的软了。锄儿只觉头昏昏,又欲睡去,乃躺在青 石上,无一分精神,不一会便呼呼睡去。   话说锄儿睡去,不知不觉到了晌午。   就见山下走来一人,年纪在二十上下,腰肢纤细,脸盘俏嫩白净,颇有八分 姿色。一双杏眼溜溜乌黑,秋波荡漾,似无限深情递将过来。此人那锄儿已出嫁 的姐姐芸儿。   芸儿婚后不久,丈夫就被充军打仗一去不回,只得在婆家守寡,谁知,过了 一年,公公也被征兵,一去不回,婆婆一急之下撒手西归,只剩自己一人,无奈 下只得回到娘家度日。这时上来,乃是给弟弟送饭而来。   走到近前,刚要呼喊弟弟吃饭,却见弟弟的鸡巴,一时呆住,竟无叫弟弟起 来。心中思道:「十岁小儿竟有如此茁壮之物,果是奇珍异品哩。」   暗暗打量一番,心中一惊,原来,她丈量过自己男人的鸡巴,昂扬时不过两 把,长四五寸粗约三指相并,疲软时只一把出头,两寸而矣!   此时,锄儿之物未昂挺奋发,竟长两把,粗不可言那龟头竟似鹅蛋,再仔细 看,弟弟的东西扁扁鼓鼓,红红胖胖,恰如一尾金鱼瞧着瞧着,一股欲火悠然而 起,似燎原之火,一发不可收拾,只觉全身滚烫,仿佛身置火炉之中。   一阵风来,钻进芸儿衣襟之中,回旋不去。   芸儿觉的凉酥酥的,生出几分爽意。自己道天可怜她,特令风儿来安慰她。   正于谢天拜地,谁料自家肉儿热的过去,竟将风儿烘热,风耐不住,便四处 搔挠,反弄的全身都是痒的,都是骚的,此时,芸儿心中惟有骚浪和欲火。   情急之下,只见她撩开衣服,自己揉扯着那一对雪白玉如乳,浪浪骚骚的喊 道:「我那冤家呀,你死到何处去了!即便死了,你那魂儿也该回来几趟呀!」   且说锄儿在姐姐的喊叫中醒来,突见姐姐的如此情况,心中纳闷,「无缘无 故的,她怎么疯了?她骂谁呢?」   锄儿见她脸上红霞卷卷,连脖子都是红紫红紫的,心道:「这也巧了,和羊 儿骚情时那肥屁股一样呀,总觉才用血抹了。」   芸儿奶子极大,却无下垂,锄儿咋见,双目茫然,只觉一片白茫茫如刀光刺 来,脑中一声巨响,一时每了知觉。   芸儿此时心中却盼上天给她一根如意棒,若的此愿,即便让她顿顿嚼糠,她 也会眼也不眨的答应。   锄儿渐渐恢复知觉,拿眼瞧去,只见姐姐衣服凌乱,胸衣敞露,一片酥雪似 的胸脯,一对玉兔似的丰乳,一双玛瑙般的奶头,一片丰丰厚厚的小腹,腰间露 着两道绫儿,一道红绫,一道蓝花花的,裤裙里挤挤满满尤以两腿之间那一片最 为高耸。   天地静止,微风不惊。                 

(二)

   锄儿将姐姐上下打量个遍,心中生出些许意味。但他终究不晓人事,只有呆 塄楞的问道:「姐姐,究竟什么事?你寻思我能帮你吗?」   「小锄……」芸儿闻言一惊,转儿瞅的弟弟的鸡巴依然萎缩,便灭了心头之 念,将衣服扣上,道:「弟弟你还小,这等事还做不得。」   「究竟什么事,你说来听听,难包我会做的,姐姐你不知道,我什么都干过 的!」锄儿拍拍胸膛。   「好弟弟,不是姐姐瞧不上你,只是你实在做不得呀,啊……痒痒……」芸 儿正说间,忽觉胯间奇痒,不由得弓弓身子,双手往胯下乱挠,又挠又抠,全无 章法,仿佛那里有千万虫子。   锄儿心道:「不就是挠痒痒吗,我时常挠,隔着布不行,待我提醒她,」锄 儿道:「姐姐,挠痒痒要手贴着肉,那样才舒服,象你这般是不行的。」   芸儿闻言,凄凉一笑,说道:「好弟弟,姐姐我也知道,只是那处见不得光 呀!」   锄儿方知自己碍了事,乃拾起饭篮,远出跑去,且跑且道:「姐姐,你脱了 裤,美美的挠它一挠,我给你在远出打望。」   「乖乖亲弟弟,姐姐今晚给你拿点心吃!」芸儿边说百年解了红绫裤子和兰 色外裙的裤带,一手提着裤沿,一手自小腹探入,急匆匆的,一把按住那骚肉, 手掌又按又压,不时将手指插入阴道之中,又用手指捏住阴蒂抚摩。   片时,处处觉的舒服了些,芸儿嘻嘻的自言自语道:「锄儿真个聪明,依他 法搔弄三五下便熄了火耶。」   她正欲系了裤带,谁知阴户里一团热流涌出,立觉骚痒无比,麻麻辣辣的, 比从前更甚,芸儿心道:「或许今日进了弟弟的鸡巴,心生盼念,故穴也觉的兴 奋了。」不想还好,一想顿觉穴里痒麻空前,如若浇了花椒水进去。   「怎么办?」   芸儿四处张望,每个男子,「唉,天,即便他是个瘸子,聋子,瞎子,只要 不是个蜡枪头,我便日日做重活供养他,也比干熬的苦寡的日子强似百倍!」   不远出,群羊啃着青草,看到全是母羊,不由恨恨的叫道:「这公羊也去打 仗了吗?怎么连个肉棍也不见一个。」   怨归怨,叹归叹,入芸儿的眼中,全是卵袋袋。   卵袋袋怎比的上肉杆杆,入肉眼,魂儿飞,抵的三天不吃饭。   芸儿急了,三根手指一插,一弯,状如啄木鸟的长嘴,一啄,再一啄,三指 入肉穴之中,一搅又一搅,碧波荡扬,一掏再一掏,淫水滚滚而来,芸儿忙换了 手型,换成了一个凹捧,盖在肉穴上,把淫水捧出,撒在旷野上。   这边尚未利索,那厢泄意又浓,慌忙用手去捧,如是往返五遍,那水才弱了 势头,芸儿心头松懈,心道:「这骚水真多,湿了裤子,回去见了妈妈,姑姑等 人真不知道怎样交代。今日还好,未让它沾湿。」   且说芸而恐湿了衣裤,便将淫水撒之,一时转了心思,骚浪劲稍减,正觉轻 巧,身上冒汗,汗水渍着,只觉刺刺的。骚意忽然又来。唯穴里出,骚水又一股 股的涌出,似万虫齐叮齐咬,芸儿下意识的加紧双股,左右摩擦。   芸儿想叫,却喊不出声来。   芸儿急乌了脸,双手交替按压,掏挖自家的穴儿,却全不抵事。   恰在此时,一头公羊跑出,昂着头,咩咩的叫着,同时,腹下的鸡巴挺了起 来。   芸儿忙定睛一看,一时忘了自家火急。只见那羊鸡巴圆球状肉晃晃的往外拱 出,仿佛一条乌蛇出洞,探头探脑的。   芸儿看了,腹内欲火更盛,心中怨恨更深,恨恨骂道:「做什么人,说什么 人乃万物之首,不若做着母羊,每日只管吃、谁、操!称什么帝,统什么国,分 什么你强我弱,大家一起快活操比,令人人不落空,令穴穴不得空!那才是救万 民于水火,施恩泽与百姓!公羊,再威风些,令我瞅个够吧!」   芸儿双手口着自家肉穴,双目盯着公羊鸡巴。公羊似知会了芸儿心意,果将 胯下肉鞭徐徐推出。   芸儿瞧的两眼冒火,热切切的想:「真一把好钻!今生无缘,下世变回羊去 尝尝公羊钻的滋味!」   不知不觉,芸儿已将自家裤子和裙子扒了,胯下肉穴一览无遗,一片油亮阴 毛,长长短短的分布在小腹、肉穴之上,此刻得了雨露滋润,更显油亮肥美,只 是被大水涮倒显得凌乱。   那穴开裂,宛如香瓜熟透,自个裂开,里处瓜肉嫩而白,瓜瓤却是水灵灵的 活鲜鲜的,红灿灿的,散着香郁气。   芸儿此时无暇他顾,双眼盯着羊鞭不放,双手进进出出插着自家肉穴,弄的 滋滋作响。先是二指插人员,企望捉住骚痒虫,然后就地处斩,那知打捞一场, 连虫的影也没摸到,但穴底处却痒的她连连跺脚。   无奈下,只好三指插入,乱搅一番,只弄的穴里淫水乱响,却去不了心中的 痒意。   有诗为证:       金乌悬空风入松,山坡羊儿将鞭耸,       旷妇欲火正健旺,眼儿瞧羊手儿弄。       只道痒虫穴里飞,二指捉它把命送。       谁知半晌不见虫,三指相并剪剪疯。       纵使金剪亦无用,剪来剪去穴满虫。       淫水剪断却不断,汹汹涌涌势更凶。                 

(三)

   且说公羊终将鸡巴全部挺出,淫水滴答滴答的掉落,公羊扭行几步,出尽风 头,朝几只年轻母羊咩咩直叫,随着鸡巴亦在腹下挥挥的示意。果然,几只母羊 疾奔而至,且奔且嗅。   啊哈!此公羊真乃聪明之士呀!   它先将淫水播洒,然后站在上风头,由风将它骚性吹送出去,端端能将骚性 吹到适宜的母羊那处。   再说芸儿眼见几只母羊奔公羊而来,知道公母相交在即。   她心中愤怒,怒气勃发,心道:「老娘这般难受,你等偏要来火上焦油,也 罢,我入不成,也让你们入不成。」   芸儿心念即定,便欲起步驱羊,谁知裤裙卷着腿脚,令她迈不开步,芸儿气 急,忘了处境,强自驱行。   只见她身子一倾,扑的跌到在草地上。   虽跌的不痛,却让她翻了两翻,芸儿双手乱抓,堪堪抓着镶嵌于草地上的一 条状卵石,这才稳住身子悠悠的缓气。   芸儿举眼望,只见公羊已趴到母羊后背上,腹下鸡巴已然刺入母羊阴户中, 母羊正在咩咩欢叫。   芸儿瞅得清晰无比,因她此时仰躺于低处,虽看不到公羊上身,却偏偏将他 俩交合情状瞅得十分明了。鸡巴挺挺的往里入,只见阴户两边红肉亦是一翻一翘 的。   公羊好似抵到了母羊阴户底了,母羊全身一抖,但足下却未轻移,公羊并不 急于扯出,居然有礼有节地左右旋了旋,方缓缓的拖,且拖且旋淫水随之而来, 吧唧吧唧的垂荡于草地上,聚成一团,如冰如雪。   芸儿虽已二十,却是头一遭目睹公羊母羊相交光景,直瞧的她两眼发光,傻 呵呵的想:「羊儿入事,有礼有节,不若自家男儿和公公那般色急。(原来芸儿 和公公在儿子出征之后,便有过勾结,此为后话到时细讲)。到不知是慢些好, 还是快些好!可惜!真可惜无从立即变只母羊!若能变母羊,便能体验一下这细 致的功夫,方能判个优劣。」   此时母羊欢叫声再度响起。芸儿心中默想,又拿眼望,那鸡巴已扯至末尾, 只剩一个头,芸儿心道:「扯不得,再扯,就要脱穴,那便不美了!」   她至今还记得新婚之夜,她家男人急入急出,多次将那鸡巴扯脱,黑灯瞎火 中,一时半会又喂不进,她那时还防不开,心中着急,却不知道用手去牵。   至今,她总想不出自家男人的鸡巴之长短粗细,知觉那滋味先苦后甜,实在 消魂。故此此刻她替羊儿担心,哪知公羊却是极有法度,只见它持着不动少时才 左右揉,揉过之后,才徐徐的重新挺入。   芸儿羡慕之极,心道:「且不论疾缓之优劣,只从那温柔功夫上,便觉出无 限柔情蜜意来!公羊真是个体贴丈夫,母羊真是个幸福妻子!」   芸儿一心关注公母二羊,穴里骚劲似去了不少,她一手捂着穴口,一手能抓 着半截卵石,一动不动。   忽的,芸儿笑了一声:「公羊这般弄,定然快活,不知母羊表情怎样?」   芸儿转了目光,只见母羊的双眸晶晶亮亮,那柔娜之光中饱含欢娱,似乎正 言:「你们别急,慢慢等,我毕了,方轮的上你们。」   芸儿又思及公公和她入事之事。原来,在她那男人被征兵之后,未有多久, 她实在熬不住,便和公公操在一块。想当日,偶而一次,她正在厨房忙活,公公 嘎嘎的笑着,迈着方步兀的冒了出来,抱住她又是亲嘴,又是摸乳。   芸儿欲火才被点燃,突闻正房里有人喊:「老爷快来,我与你捶背。」   原来是婆婆叫道,偏是公公是惧内的,只有舍却她,匆匆而去。芸儿打熬不 住,便将那擀面杖充做鸡巴,连衣带布,一并捣入穴中。又气极,将淫水和入面 中,恨恨的道:「你不让我入,我叫你也吃不痛快。」   没想到,婆婆吃了饺子,没有什么异样,反而鲜活水灵。芸儿心奇,却不敢 问。   芸儿想了又想,愈觉做人无趣,两行清泪悬挂眼角。   「还好,天老爷可怜我,终给我派了个锄儿来,虽未成年,却有个大家伙! 至多再侯两年,便可开始行乐也!」想到此处,竟也破涕而笑。   她拿眼去望希望之星,却见可心弟弟又在不远处一块青石上睡着了。心道: 「多吃多睡,才长的快,也长的壮!甚好!甚好!」   只见锄儿仰面大睡,裤儿依然未系,那怪头怪脑的鸡巴斜歪着,偎于大腿之 上,单眼里还掉着清水,清风一吹,那水线悠悠晃晃,竟泛着晶莹之淡光。   光随风闪闪,闪得芸儿春心荡漾,她痴痴的想:「小小的年纪,却有个大本 钱!不知他长至弱冠,那物到底多长多粗!届时,我这洞可否纳的下!」   芸儿此念一动,适才久蓄之淫性顿如闪电劈空而来,心中亮光眩目,欲念排 空。   芸儿急忙转头,岂知恰恰又见公羊正入母羊,此时似比刚才快捷几分,入时 红光影影,出时玉浆飞溅,热闹非凡。   芸儿不堪目击,移视侧旁,又见母羊圈成一圈,相互舔着阴户,阴户口沥水 悬悬,舌头如花翻卷,她遂个点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天哪!这 公羊可比男人强多了,今个不歇气要和八位夫人交合,真个厉害!」   芸儿为之咋摄不已,突地,她拍拍前额,道:「我知道了,这公羊悠悠缓缓 地,原来是留着后劲呢!真看不出来,这小脑瓜想的远呢!」   此时她躺在山坡,金乌之光不偏不一直射她穴口,两瓣白面红里之肉似被烘 得半熟,软软泡泡的,泛着淡白色之亮光,毛二却比适才更硬,兼有稠浆糊结, 黑亮亮一片,不知是毛黑得发亮,还是那浆儿闪光。   这厢,锄儿酣睡,异型阳物吖不挺壮,却也是个大个!   那厢,公羊正在耕耘,此时滋滋作响,剩余的母羊间或呻吟几声,似言语: 「哥儿姐儿,宜从速办理!我等耐不住了!」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456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