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子娟

杜子娟

(一)

   杜子娟,一个上国中一年级的女生,上国中的她虽然只有十几岁,不如成年 女孩子那样丰满,但在如今的生活条件下其生理发育在小学时就以开始,现在的 她以是有成年女性的生理反映,娟所在的国中是当地的一所女校,在她去国中的 第一天就碰到了现在的几个好友,上国二的小玲,和小婧。两个女生对这位小学 妹很是照顾,和她说了好多学校的事。对刚上国一的娟来说对这两位学姐成了她 在少女生活中的好友,很是听她们的话。   子娟的父亲是一家公司的部门经理平时很忙,母亲在写字楼工作,和父亲一 样平日中很少有时间陪娟,只有在每个月的头几天会陪一陪她。对于在这的年龄 的女孩子来说,心理和生理正处在发育阶段很是想与妈妈交流,但由于母亲时间 不多,所以平日里和她两面个学姐较多的在一起,她们常到娟的家中,娟的父母 对她们也很是照顾,由于自己很少时间陪女儿,所以希望她们常在一起女儿也好 有的伴。   

(二)

   时间过的很快从娟开学到现在已有4个多月过去了,一天娟一样在放学后等 小玲和小婧回家。   「子娟」   「唉,下课啦,我等你们很久了」   娟回头说道,只见小玲一个人走了过来。   「怎么小婧姐没来?生病了?」   「她今天有事」小玲淡淡的说道。   「这些天你们好象总有事,也不陪我玩,玲姐你和我说嘛,有什么事?好不 好玩啊,告诉我好不好,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傻呀,我们能有什么事别多想了,快走吧」,不久便到了子娟的家,娟要 小玲到她家里去做作业,小玲说家里有事不能陪她了便先走了。   在玲走了后,子娟总是觉得有些疑问,但又说不上来,她总觉得玲和婧最近 总有些事在故意瞒着不让她知道,这种感觉一个多月前就有了,那时还认为是国 二的学业紧所致,但近一月来很少看到她们两人同时在一起,而且就是在一起也 总说些悄悄话,她要是问起玲总是不回答她,于是子娟心里暗想一定要搞清楚她 们两人在做什么。   这天放了学娟一样在教学楼下等着玲和婧,过了一会,小玲和婧出来了,远 远的婧就对子娟喊了一声,娟向她们走了过去,发现今天的婧穿的很漂亮一身白 的毛衣头上还戴着一个紫色的发夹,一双水晶式样的小手链挂在双手的手腕。   「婧姐今天你好漂亮啊」   「是吗?」小婧很自豪的说,脸上有着一丝少女特有的甜甜的笑。   走吧,说着三人一路走去,路上小婧一直和玲说着什么,玲的脸一路红了过 来,不久又到了子娟家的家,「进来和我玩一会吧」子娟想往常一样说到。   「不了我们今天还有事要到同学家,过几天再到你家好吧?」   「好啊,别忘了啊」子娟说道便打走上楼梯。   一分钟后子娟又从楼道中走了出来,向玲和婧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子娟远远 的在她们的后面,过了十分钟左右到了婧的家,子娟远远的看见小婧的父亲将她 们两人接到了小婧的家里,由于小婧的家是在一楼有着好大的院落子娟平日里也 没少来过,但今日总觉得怪怪的,她心里决定要一探究竟。   想着,便从院子的旁门闪了进去来到客厅的窗下,在一角落向内张望,只见 厅里坐着小婧小玲的父母,还有一对自己不认识的男女,小婧在里面为他们倒着 茶,小玲则一人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忽然门钤响了,小婧的父亲站了进来去开门,由于门是正对窗口,子娟急忙 低下头去,一会儿听见一阵欢迎声一个熟悉的男的声音流入耳中,「对不起我们 来晚了,最近实在是太忙了」   「是呀,对不起了,咦?小婧小玲你们怎么在这里?」这个女人的声音太熟 悉了,难道说……小娟忍不住轻轻站了起来偷偷在窗户边上小心的用眼角望去。   「啊~怎么会这样!,爸爸妈妈怎么会来这?」子娟在心里叫了出来,嘴上 也差点儿啊了出来。   「阿姨好,我们。」只见小玲脸红着低了下去。   小婧的父亲笑着对子娟母亲说:「小月,她们也不小了,这些事也应该要知 道,所以就和她妈妈商量了一下早些帮她把事办了,这对她以后的生活有好处」   「可是她们才十几岁啊,这样不行的啊」   「小月,在我觉得我们家小婧也到了这个年龄可以有这种生活了。」小婧的 母亲一边说着。   这时的子娟是听的糊涂了一点了也不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还没等她细想屋 里又说开了「小月啊,不要这样想,你看看她们已经发育到可以有这种生活的条 件了,不要太拘泥她们的年龄,要从她们的实际情况来看,何况小玲的父母都同 意我的观点了」   「是啊,月姐不要太拘泥了,女孩子长大了早晚都会有这种事,由我们来把 握不是可以更放心些吗?」小玲的爸爸在一边说到。   这时子娟的母亲也没说些什么了,小婧这时不见人影,只有小玲一人还在客 厅内,脸红红的坐在一边。   一会儿小婧走了出来,好象是刚换了衣服,全身披着一块白的丝布。这时那 对不认得的男女站了起来,几下脱去了衣服,接着小玲和小婧的父母都同样脱去 了衣服,小玲显然给吓着了,呆在那里。   这时小玲的母亲笑着说:「别怕,你不要脱,在那里看着就行」   小玲点了头。   那位陌生的人说道:「今天是张婧加入天体会少女组的典礼,由于是张婧的 父母做引荐人,是以对年龄的要求适当放宽,我现在代表天体会主席宣布张婧正 式加入我们的少女组!」   这时的小婧脸通红通红,小婧的妈妈在一边扶着她走到那对男女前,小婧慢 慢地脱下了那层丝布,光着只剩内裤的身体站在他们面前。   那位陌生女人拿出一个红色小包和一个证件,小婧慢慢接过,说了声谢谢, 这时子娟的妈妈在一边说到「小婧,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我们在这里祝贺你成为 我们中的一员,这以后我们就要一起过集体生活了,希望你可以娱快的加入」   「是啊,小婧以后我们都是一个会中的人了,这比亲情又进了一步了恭喜你 们一家了」小玲的妈妈也在一边说到,小婧红着脸道了谢。   「现在我宣布今天的活动正式开始,在这之前为我们的新会员的初交做好准 备」   那位男子说完便向小婧的父亲递了眼,接着大家开始把沙发中间的茶几清开 了,小婧的妈妈拿来了一层被子平放在上面接着铺了一层白色的丝巾,然后示意 小婧躺在上面。   小婧被半推着躺在上面,这时那位陌生的女人走了过来对着小婧说:「不要 紧张,不要怕羞,要过一点时间才做,不会痛的,放松一点,好吗?」小婧点点 头。   那位陌生的女人她拿着刚给小婧的小包打开了它拿出一个小瓶然后又说「把 内裤脱下来,腿张来点」小婧羞的不愿脱把头转向一边紧闭双眼,些时小婧的妈 妈笑着过来一边安慰她一边把女儿的内裤给脱了下来。   小婧羞的脸色血红紧夹双腿,小婧的妈妈用力拉来了婧的一条腿,这时子娟 的妈妈也过来了,按住了另一条腿,随着双腿分开来,小婧的阴部露了出来,光 光阴户的中间半隐间鲜红色的一片。   那女的拿着小瓶打开了盖子,对着那鲜红的一片一挤,瓶中流出了一些液体 滴在了小洞中间,小婧的妈妈用手轻轻的把滴的液体在周围分散开,用小指轻轻 的向中间点击,小婧轻轻的哼了几声。   子娟的妈妈笑道「很舒服吧?,不会痛的。」一边也在一边帮着轻拂。   不一会儿小婧的阴户红了起来,那女的见到这样又拿出一个小的注射器和一 瓶药水。   小婧的母亲见到这些赶紧问「这是什么啊?,在这打会痛的这不需要吧?」   「小婧今年只有十几岁,处女膜还很厚这样性交会很痛的,这个是为少女组 准备的小麻醉针,专门为十几岁以下的少女初交设计的,用了后一点也不会痛, 而且第一次性交就可以有快感,对以后的生活也没有影响」。   小婧听到要在自己下面打针吓的要坐起来,死活也不愿意,小婧的妈妈也没 办法,不敢强行打,怕针断在里面不好办。最后,小玲的母亲走了过来对那女的 说:「这样让我试一试吧,我们家小玲下次也要初交,如果不痛的话小婧你就要 打这样好不好?」小婧点了点头,坐了起来。   那女的用针吸了药水走到小玲母亲的前面,小玲母亲张开了腿分开了有些黑 的阴唇,一个鲜红的小洞出现在面前,她走上前去用双指分开洞口,针头对准了 阴道口前的肌肉刺了下去,小玲的妈妈的下面一收缩然后又松来了,接着她开始 注入药水打到一半时抽出了针头,紧跟着双腿分开了后阴道口,这时鲜红的阴道 壁已经露了出来,针头贴着阴道刺了下去。这回下面没有收缩,药水又一次注入 了小玲妈妈的阴道壁,几秒钟后针便拔出来了。   「怎么样?痛不痛?」小玲父亲问道。   「不痛,就像蚊子咬了一下」   「哪就好,我们家小玲下次可以放心了」,小玲在一边羞的不知怎么好。   说话的工夫,小玲的妈妈下面已经红肿已来,「不要紧吧?」   「没事,就是下面没感觉了」。   那的女人说「过3个小时以后就会下去了,现在阴唇和你的阴道前2厘米是 麻醉的,如果是处女的话第一次就不会痛了,由于阴道后半没有麻醉所以还有快 感」,听着那女的说完小玲的妈妈和小婧都点了点头,小婧也慢慢躺了下来张开 了双腿。   那女人换了一的针头又吸了一瓶药水走到婧的腿前,「小婧放松点,把腿的 尽量开些,自己把你的小洞分开好吗?」小婧尽管十分羞,但是见小玲的妈妈那 么顺,也就听话的用双手在腿下扒开了紧缩的小穴。   她拿出针,对准了光滑的小阴唇前一下刺了下去,小婧全身一抖后恢复了平 静,药液慢慢地注入了小婧的阴户,婧变得放松了很多。针头第一次注射完,紧 接着刺入阴户的下口。由于小婧还是处女还不能看到阴道壁,那个女人刺的完全 是经验,她这样熟练,可见已经为好多小女孩注射过了,一会儿已经打完了,小 婧的妈妈关切的过来看一看,只见光滑的小阴道口渐渐红肿起来,尽管知道没事 但出于母爱还是关切是问了几句,此时在一旁的男的说了,现在让小婧好好休息 一下,我们开始这次的天体生活吧。   小玲的妈妈对子娟的爸爸说「杜哥我们开始吧,这回你可要好好表现一下, 我们家小玲下次要请你来为她初交呢」说完对着自己女儿笑了一下又说道「小玲 你过来,到妈妈这边来,好好看看妈妈是怎么和杜叔叔做爱的,下个星期就轮到 你了。」   小玲被迫给叫到妈妈腿边,玲母为了能给女儿清楚的示范,要小玲抱住她的 左腿还要玲一手分开她的阴户,这一点小玲显然一时不能接受,但是她的爸爸在 一边说「按照妈妈说的做,都是为你好啊。」   小玲很不情愿地用抖动的手分开了妈妈的阴道口,她觉得自己好象是在把妈 妈送给别人,又觉得妈妈为了她付出那么多感动不已,「杜哥来吧」。   子娟的爸爸些时差已准备好,举起了长枪来到她的面前,小玲看来一根粗大 的阴茎来到她的手边又兴奋又羞愧,「玲,用力扒开妈妈的阴唇,要看到阴道才 行,让叔能没阻碍的放进去。」   小玲这会儿虽说不想但也没办法,她用双手从两边分开妈妈的阴唇,用手指 扒开两则的阴道口,一用力直把内则的阴道翻了出来,玲的妈妈低头一看说「不 行,再用力」玲一听就用尽全力一拉。   哇!她惊叹一声,妈妈的那儿露出了一个很大的洞,自己的小手都能伸的进 去,这下玲的妈妈说「好了,这样才对,小玲看到了吗,女人的阴道可以张的很 大的,所以你不要怕男人的阴茎,你知道吗?」玲点了点头。   这会儿子娟爸爸的大阴茎已经慢慢放了进去,玲看的是满面赤红,直看到阴 茎完全插入妈妈的阴道才慢慢放手让妈妈的阴户完全包住那根长枪。   玲抬头看到妈妈望着自己微笑,妈妈的脸上也有了一种满足感。   这边小婧的妈妈也拉着女儿坐在自己旁边,自己坐在那男的上面爽的直叫, 小婧虽然看己的过不少次父母做爱,但毕竟没见过自已妈妈爸爸和陌生人做爱, 在一边显得又兴奋又难过,想到不长时自己也要进行人生第一次的性爱,不禁深 深低下头,手也不自觉的摸向红肿的阴户。   窗外的子娟看到这时已经知道了大概,心中也不禁春情荡漾,心想「原来她 们这些时候都是为这事啊,为什么不告诉我啊,我又不会说出去的。」想到这里 暗暗决定过些天一定要向她们问个明白。但现在禁不住好奇心的引诱又继续偷偷 向窗内望去,屋内的三对男女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云雨之后都歇了下来个自冲洗去 了,那位陌生的男子等他们都回到客厅之后说道:「我们这次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现在也该走了,余下的你们就自己做了。」   小婧的父母这时笑脸相送,不一会儿小玲的父母也要走了,但是把小玲留下 了,这会儿屋内只有子娟和小婧的父母还在。   沉静了一会儿小婧的妈妈说话了「杜哥,小婧这下就要你多多用心了」   「这是什么话,小婷,你的女儿我能不用心吗?你一百个放心,我会让她的 第一次永生难忘」,杜青胸有成竹的说。   「那就好,小婧快躺下我们开始吧,等的时间长了药力一过你就会疼了。」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456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