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家庭

奴隶家庭

 1—1

   斯哥特·罗德斯看到他的妻子和女儿走下了楼梯。她们的脸上有着欢快的笑 容,在她们的眼睛里,是一种期待的神情。当吃过晚饭的时候,斯哥特就到厨房 收拾那些杯子、盘子什么的。而他的妻子和女儿则上了阁楼,为了晚上的事情整 理头发和化妆。在厨房里,斯哥特能听到他的妻子和女儿咯咯的笑声。   露丝是他的妻子,今年已经36岁了,但仍然显得非常可爱。虽然她的腰部 已经比刚结婚的时候,肥厚了一些,但是,她的乳房也显得更大了,并且完美的 坚挺着。他们的女儿凯茜今年只有17岁,在苗条的身体上面,是一张香甜、纯 洁的脸。   她们两个兴奋的走下了楼梯,在她们的身上,只穿着很少的衣物。露丝的身 上,是一件黑色的皮革的束腹衣和黑色的紧身内裤,黑色丝袜的脚上穿着高根的 皮鞋。凯茜则穿了一个红色的乳罩和紧身的内裤,脚上是白色的袜子和红色的皮 鞋。   “我们看起来怎么样?爸爸——”凯茜问着。   斯哥特没有回答,他打开了一扇壁橱的木门,里面整齐的挂着一串串的皮制 的手铐、脚镣,和可以在后边锁死的项圈。   “为我和她准备黑色和红色的装备——”他的妻子告诉了他。他点了头,并 且拿出了黑色的皮制手镯,将它戴在了他妻子的手腕上。她转过了身子,并且将 她的两个手腕放在一起,他用一把小的挂锁锁住了它们。   “你的肘部也要铐上吗?”他问。   “当然。”她回答。他们的女儿在一旁咯咯的笑着,他又拿出了一副手铐, 在他妻子臂膀的上端紧紧的束缚着,直到他妻子的肘部紧紧的连在了一起。然后 他跪了下来,在他妻子脚关节的上面,戴上了脚镣。   “你忘记了我脖子上的项圈——”她提醒着他。   他没有说话,举起了手,在壁橱里翻检着。她思索了片刻,说:“最大的那 个。”   “你真的要戴那个最大的吗?”凯茜问她的母亲:“你戴上了它,就很难轻 松的吸裹他们的肉棒了?”   “我会想办法的。”她的母亲说。   斯哥特在她的脖子上戴好了最大的项圈,它有3英寸的高度,并且很坚硬。 它强迫着她的下巴,只能高高的昂着,并且,她不能再自如的转动头部。   斯哥特打了个手势,开始给她的女儿戴上红色的皮革手铐。   “再紧些,爸爸。”凯茜不耐烦的说:“你怎么总是给它们弄的很松——”   斯哥特又重新的给凯茜紧缩了扣环,然后又给她戴上了肘部的手铐、脚镣, 和红色的项圈。   当全部的装备完成以后,露丝和凯茜站在一面宽大的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身 体。   “你认为,我们应该脱掉我们的紧身内裤吗?”露丝问她的女儿。   “难道你真的不能等到我们到了那里再脱吗?”凯茜咯咯的笑了。   “它将能节省我们到主人房间的时间。”露丝说:“况且他们那些人,只会 撕坏这些内裤——”   “我认为,是你喜欢裸露着屁股,去主人的那里。”凯茜顽皮的说。   “很好,我确实是这样想的。”露丝承认了。“但是,我们将让你的父亲决 定。”   “别问我!!”斯哥特生气的说。   露丝和凯茜相互的瞧了瞧对方,不由的发出了微笑。   “OK,爸爸,请帮助我们脱掉我们的紧身内裤。”凯茜大声的请求。   斯哥特俯身下去,打开她们脚镣的铁链,闭上眼睛脱掉了她们的紧身内裤, 然后,又将她们脚镣上的铁链重新的锁好。   “到该去的时间了。”他说。   斯哥特打开了房门,并且跟着两个女人走出了房间。在她们走动的时候,她 们的神情很是骄傲,决没有因为自己的装束和那些镣铐感到羞愧。而斯哥特则畏 缩着,他能感觉到那些邻居的眼睛,在这个地方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他的妻子并 且他的女儿,是别的主人的奴隶。   主人的高级轿车停在门外的马路上,斯哥特打开了后门,看着他的妻子和女 儿,蠕动着身子进到座位上后,他赶紧的上车并且发动,开走了。   在整个的旅途中,他的妻子和女儿都在后边低语,并且咯咯的笑着。   “我不认为,你的爸爸必须喜欢我们作奴隶这样的事情。”露丝低声的对她 的女儿说。   “可怜的爸爸啊!”凯茜低声的说。过了片刻,凯茜又说了:“等一会见到 主人的时候,我将告诉他,我想在我下边的猫咪上,穿上猫咪链。”   斯哥特听见了她们所说的每一个词。  

 1—2

   快靠近主人的房子时,斯哥特拿起了他司机的帽子,并且戴上了它,在这之 前,斯哥特已经穿上了司机专用的制服。   他在房子的前面停下了轿车,早有两个穿西服的男子在那里等待了。他们看 着他打开车门,并且帮助他的妻子和女儿从轿车里挪了下来。他们赞许的和女人 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就从衣袋里取了有皮带的铁链,并且将它们栓在 了女人的项圈上。   “你今天奸淫你的妻子了没有?”他们中的一个问斯哥特,“理查兹先生可 不想在他奸淫你的妻子之前,你先使用了。”   “没有,我绝对的没有。”斯哥特赶紧的回答。   “那么你的女儿哪?”他们中的另一个问了。“我希望你没有奸淫她们中的 任何一个。”   斯哥特急了,他发脾气的说:“我怎么能那样哪,她可是我的女儿……”   “请不要生气……”那个男人咧着嘴,笑着说:“我是开玩笑的。”   斯哥特的妻子也笑了,她对那个男人说:“他根本就不可能奸淫的到我。”   “不是开玩笑吧?”那个男人问。   “真的。”露丝认真的说道:“从我的身体属于主人那天起,他就只能手淫 了,只能对着我的身子手淫。”   “妈妈,你真伟大。”凯茜在一旁笑着说。   那个男人看着斯哥特,说:“可怜的男人………”然后,他抖动了手中的铁 链,准备将露丝和凯茜带入房子。   露丝吻了吻她丈夫的脸颊,说:“恐怕我们一个晚上,都要在这里了。亲爱 的,你不要等我们了。”   “是的,”那个保镖说:“当理查兹先生和她们玩完的时候,我们将在明天 早上打电话给你。”   “晚安爸爸。”当她们进入房间的时候,凯茜扭过头来看着斯哥特。   斯哥特独自驾驶着汽车,回到了他自己的家。   这一路上,他都在想自己的事情,想着六个月前他失业的情形。他拖欠了许 多的帐单,而且那些债主每天都在催着他还债。这并不是新的情形,事实上斯哥 特每天都在借债度日,他一直没有一个理想的工作来养活他的妻子和这个家庭。   露丝在理查兹的一个公司做接待员的工作,所挣的薪金也不是很多。对于债 务,他们有着很多的争吵和讨论。这天,争吵过后,露丝檫干了眼泪提了一个建 议。   “我认为我能向我的老板借一笔个人的贷款。”她说:“理查兹先生对我总 是很好,或许他可以帮我们。”   现在镇子上的每个银行都拒绝了他们的贷款请求,斯哥特也不相信理查兹先 生会帮助他们。但是试一下总是不错的,于是,他告诉了她,可以试试。   理查兹先生听了露丝的请求后,说,他将考虑她的请求,并且要求露丝要想 得到答案的话,就带她的丈夫,到理查兹的家里详细的商谈。   露丝并没有愚蠢到她不知道理查兹对她的喜欢,并且也能猜想的到,理查兹 将有额外的要求。但是,沉重的债务担子已经使露丝感到非常的疲惫,她已经在 心里做好,来应当理查兹的额外要求。况且,理查兹先生是一个英俊的人,而她 的丈夫,不光在生意上是一个失败者,就是在床上,也不能完全满足她的要求。   于是,她将斯哥特带到了理查兹先生的家里,并且穿上了她最性感的衣物。   他同意了贷款的请求,并且他的同意大大的超出了他们的预期目的。   “我将借出你们需要还清欠款的所有的钱。”理查兹告诉斯哥特:“并且我 不会收取任何的利息,和还我借款的任何期限。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斯哥特问。   “我将要求你的妻子有时到我的家里来,可能的话,每个星期都来。”   “来?来干什么?”   “为我和我的客人服务。”   “哦?我们现在难道谈的是性的交易吗?”斯哥特有些吃惊了。   “是的,很对。”理查兹看了一眼露丝,说:“而且不是普通的性,她必须 是我的奴隶,性奴隶。”   露丝感到她的阴户在跳动。“我将做些什么?”   “我需要你做的任何事情。”理查兹说:“但是,它首先是奴役、拍打,甚 至于用皮鞭抽打。”   斯哥特跳了起来,他大声的说:“我再也不想在这里呆着了!!”   露丝抓住了他的手臂。“好的。”她说:“我同意,我愿意做,你要求我做 的任何事情。”   理查兹平静的看着他们。   “斯哥特,给我点时间让我和他单独的谈谈。”露丝低声的对她的丈夫说: “我能处理这一切的。”   斯哥特怒视着理查兹,但还是离开了房间。   “我想要你知道,我不认为你是一个妓女。”理查兹告诉露丝,“我通常不 买女人,但是你的美丽吸引了我,很长时间了,我都非常的喜欢你。我把这当作 帮助你和你的家庭的机会,而你也将满足我的幻想。”   “什么幻想?”她问了。   “你跟我来。”他牵着她的手,通过一个门来到了一个隐秘的房间。在房间 里,充满了手铐脚镣、项圈、枷锁,还有挂满铁链的柱子和笼子。   “哦,我的上帝啊!!”她惊叹着。   “你曾经被束缚起来,被奸淫过吗?”他问。   她摇了摇头,“没有。”   “也没有被木板或者皮鞭抽打和折磨过吗?   她还是摇了摇头,她感到恐吓、糊涂、好奇。   “那就是我想要你做的。”他说:“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渴望着将 赤裸的你,束缚在我的床上。而这些,就是我付出的价格,当然了,这需要你丈 夫的同意。”   他把她又带回了外边的房间,她的内心还在激动着。   “我能再考虑考虑吗?”她问。   他没有说话。露丝还有些疑惑,她感觉到她被冒犯了,但是他的恭维又使她 感到高兴;与他想得到的相比,他完全有能力得到更多的女人,但是他还是想得 到自己。并且,被束缚、被凌辱的方式,也总是激动着她,诱惑着她。   她想知道,丈夫是否将拒绝理查兹先生的提议,坚决的保护自己妻子的荣誉 ;是否将理查兹的钱,扔到他的脸上,然后高昂着头离去。她打了个电话给斯哥 特,部分的原因是她想接受,部分的原因是想知道斯哥特是否坚决的拒绝。   不管他表面的愤怒是多么的强烈,斯哥特都太弱了,他不能反对。他咕哝着 对露丝说,你不是做的很长的,一旦他转了运,找到好的工作,他将用他的薪水 归还理查兹的贷款。   露丝知道,他永远都不会归还贷款的,她感到悲哀,然而并非悲哀自己的耻 辱,她感到吃惊的是,斯哥特竟然愿意卖她去服务另外的男人。   他们告诉理查兹先生,他们接受了他的建议。                 

1—3

  在露丝作为理查兹奴隶的第一个晚上,她的耻辱的感觉就消失了。理查兹丰 富的奴役和性的经验,令露丝知道了一个新奇而快乐的世界。   理查兹命令她脱光了身上的衣物,用一根绳子将她的乳房捆扎起来。在理查 兹的床上,他奸淫了她。理查兹有着强壮的体魄,下体的肉棒雄赳赳的高昂着。 在被理查兹奸淫的过程中,露丝经历了一个奇妙的高潮。   她本以为在被理查兹强暴后,就会被送回家的。但那只是那个晚上的开始, 在那之后,理查兹又用不同的方式奴役着她的精神,拍打着她的肉体。在那个晚 上,她经历了她生活中第一次的多重高潮。当理查兹和她一起完成了那个晚上的 一切时,她已经筋疲力尽,但是她非常的兴奋。   回到家里,斯哥特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开始问她。露丝惟恐她和理查兹的事 情让她的丈夫难堪,开始总不肯说。但是,斯哥特总是苦苦的追问着,拖延了几 天后,露丝终于扭不过斯哥特的追问,告诉了他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   当时他们刚吃完晚饭,而凯茜也不在家里。露丝告诉了斯哥特,她怎么顺从 的脱下自己的衣物;理查兹怎么在鞭打她的时候,她有了高潮;告诉他,自己的 乳头是如何被乳夹钳上的;自己是如何驮着理查兹在地上爬行的;甚至告诉斯哥 特自己被戴上项圈,象狗一样用自己的舌头舔食地板的滋味。   当露丝讲着自己的情形时,她的身体开始有了快感,通过她身上的衬衫,可 以看到她的乳头变硬了,她的猫咪也剧烈的跳动着。   她离开了饭桌,跑回自己的卧室,她剥去自己的衣物,并且开始手淫。她在 床上滚动着,她把自己的双腿大大的张开,用自己的手在自己的猫咪上使劲的摩 擦着。   在手淫的时候,她想象着,理查兹先生正奴役和折磨着她——当她张开眼睛 的时候,她看到斯哥特正在看着她,看着她被插入了手指的猫咪。在自己丈夫的 注目下,自己手淫这种情形甚至更加的令她激动。露丝继续着自己的动作,没有 多长时间,她就自己达到了高潮。   斯哥特只是沉默的看着她,令人惊讶的是,对于露丝的叙述和手淫的场景, 他也感到冲动。当露丝看着他时,高兴的看到他的裤子已经高高的鼓起了。   露丝开始了对他的挑逗,她开始摸他的丈夫,并且他们睡在一起。但是,斯 哥特绝对是一个可怜的人,想到自己是理查兹先生的代用品,总是不能进入。   凯茜也注意到了母亲的变化,最初她选择了沉默。   但是,在一个晚上,她看到了母亲在电话里和理查兹交谈着。在电话里,理 查兹告诉露丝她今天晚上必须过去,并且详细的告诉露丝他将怎样的奴役和奸淫 她。凯茜在旁边听到了一些什么,并且感到疑惑。   与理查兹的电话使露丝很激动,当她将电话放下后,她就去了她的卧室,并 且开始手淫。她躺在床上,用手抚摩着自己的裸体。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她没 有张开眼睛,她以为是自己的丈夫斯哥特。她继续抚摩着自己的乳房,并且张开 了大腿。   “你喜欢看吗?”她呻吟着,认为斯哥特正在看,“我现在正想象着理查兹 先生用皮鞭抽打着我那——”   “好呀,妈妈,请继续讲下去。”凯茜说。   露丝张开了眼睛,并且吃惊的喘着气,凯茜正站在门外的走廊上,不是她的 丈夫。她赶紧的抓过床罩,并且盖住自己的裸体。   “凯茜,从这里出去——”她大声的说。   “不。”凯茜说:“到底怎么了?谁是理查兹先生?”   露丝垮掉了,她不知道如何回答女儿的问题。她看了看凯茜的脸,希望凯茜 能不再过问这个事情。但是凯茜令她吃惊了,她搂住了母亲,说:“我知道有一 些事情,在你和爸爸之间发生,但是我不认为,你干了坏事。”   “它确实不是一件好事。”露丝说:“我认为我现在是一个妓女,我把我自 己卖给了一个人。”   “不是爸爸卖了你吧。”   “一样,我们都同意了这个事情的。”   “我认为你更愿意吧。”凯茜说。   “为什么?”露丝问了。   “你显然是高兴的,而爸爸则不是。”凯茜说:“而且我不是瞎子,我一直 都看到你穿着那些性感的新衣服挑逗他。这些也是那个理查兹先生命令你干的 吗?”   “没有。那是我自己的主意。”露丝承认了,“我让你的父亲看着我手淫, 那样我确实能感到兴奋。”   “我不能说我抱怨你。”凯茜说:“你认为是爸爸而不是我打开了房门?”   露丝的脸红了。“我以为他正在看着我。”   “很好,你可真的性感,你应该在那些变态的场所去工作。”   露丝感到震惊:“你对那些地方知道多少?”   “我听说过一些。”凯茜说:“我听到过别人谈论过那个地方,我认为,你 就适合到那里去,我保证你能发大财。”   “凯茜!”对于女儿的指责,露丝只能苦笑着。   或许是感到自己的指责,对母亲有些过分了。凯茜坐在了床上,将她的下巴 贴在了母亲的手掌上,说:“你告诉我,这理查兹先生,他确实鞭打你了吗?”   “他确实鞭打我。”   “并且你喜欢他的鞭打?”   “是。”   “哇!”凯茜感到吃惊,“你告诉我,全部,好吗?”   露丝知道她秘密的门已经打开,她不可能向自己的女儿隐瞒任何的东西。于 是,她将所有的事情,都向凯茜作了坦白。   凯茜感到很不可理解,但她还是帮她的母亲到理查兹的家里去做了准备。她 帮她的母亲做了头发和化妆,并且帮助她穿了衣服。然后,坐起来,准备等她的 母亲明天回来的时候,告诉她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当斯哥特进来,发现凯茜也在露丝的房间的时候,斯哥特知道,他的女儿也 知道,并且同意了她的母亲的奴隶的身份。   

2—1

   在第一次的时候,露丝就在她被鞭打的时候达到了高潮。理查兹在这个星期 就增加了对她的折磨。她被鞭打的更加激烈,并且使用了更大、更痛苦的鞭子。 她勇敢的坚持住了,并且高兴自己能承受这更为严厉的鞭打。   当她回家的时候,她的身上还残存着那些鞭打的痕迹。她很骄傲这些痕迹, 甚至于骄傲的想让她的丈夫和女儿也看到这些痕迹。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斯哥特就看见他的妻子,裸身在她自己的床上坐着。凯 茜在她的身后,正用一种药液涂抹着她母亲背后被鞭打的痕迹。   她们在安静的谈着什么,“你怎么这么多的伤痕?”凯茜问。   “理查兹先生用铁链将我的手,绑吊在木架上,然后,他可是抽打我,抽打 了好长的时间。”露丝说。   “我想知道他用的什么样的鞭子,能抽出这样的痕迹。”凯茜问。   “哦,那是一条有多种分岔的鞭子,他们叫它‘九尾猫’。”她的母亲告诉 了她,“那是用红色的牛皮作的——”   “但是,你腿上的鞭痕,又和这些不一样了,那是怎么回事?”凯茜问。   听到女儿问腿上的鞭痕,露丝不由的呻吟了一声:“那是用马鞭抽打的,它 的皮质很硬,鞭子很长,抽打在皮肤上,火辣辣的,象地狱一样。”   “于是,你很恨它,对吗?”   “哦,当然。”露丝笑了。   “他有很多的鞭子吗?”   “至少有一打。”她的母亲告诉了她,“其中的一些非常的吓人,到目前为 止,他还没有在我的身上使用它们,但是,我敢肯定,某一天,他一定会在我的 身上使用它们的。”   “吓人,那都是一些什么样的鞭子?”   “他有一种很大的,绝对的能把我的骨头,都抽打碎的生皮制作的鞭子。” 想了想,露丝又说,“还有一种,我想着都感到羞辱的很小的一种鞭子。”   “那是什么样的鞭子?”凯茜问。   “它是一种橡胶制作的,在尾部有着很多倒刺的鞭子。”露丝告诉了她, “但是,当我想到它将抽打我那里的时候,我就感到刺激,感到羞辱。”   “那里是什么地方?”   “它将鞭打我的猫咪。”露丝说。   “哦~~我的上帝啊!”凯茜尖叫了起来,“你的猫咪,那不是很容易受伤 吗?”   “没有问题的。”她的母亲说:“我已经做好了心理的准备,况且,我一看 到那种鞭子,我就期待着她。”   斯哥特在门外听了会,就安静的离开了。   露丝告诉她的丈夫,理查兹先生可能为他安排了一个工作。她告诉了他理查 兹办公室的电话,并且说理查兹的秘书会会安排一切的。   斯哥特并不想为奸淫他妻子的人工作,但是长久的找不到工作也不是办法, 于是,他打了一个电话。   理查兹的秘书将斯哥特带到了理查兹的面前,理查兹为他提供了一份工作。 “你将在公司的车队里进行工作,开车接送客人从机场到我的公司。我的轿车将 由你驾驶,这样你将有充分的时间,来完成工作。”理查兹告诉了他,他提供的 薪水是很丰厚的。   斯哥特本来打算和理查兹先生谈谈他妻子和他的事情,已及他的一些想法, 但是,他终于没有说,他接受了理查兹提供的工作和薪水。   斯哥特被发了一套司机的制服,并且那些人告诉他,他根本就不需要穿这些 制服。他的工作是很轻松的,而且他这个雇员在家里的时间是大部分的,他懒洋 洋的做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在他领了几张薪金的支票后,一个电话,将他喊 到了理查兹的办公室。   “到目前为止,我对你的工作非常满意。”理查兹说:“我将因此给你增加 重要的工作。有一个女性的性奴隶经常的要到我的房子里去,她一直都是自己驾 驶汽车。我很害怕当我们结束,而她独自驾车回家的时候,她因为身体的疲倦, 而在车里睡着了。我想要你驾驶汽车,接送我的这个奴隶到我的房子。”   斯哥特的脸都白了,“我相信你现在说的,这个奴隶就是露丝·罗德斯,也 就是我的妻子。”   理查兹装着吃惊的样子,看着斯哥特,说道:“是的,很正确。你是她的丈 夫?我忘记了,对不起——”   斯哥特怒视着他。   “很好,那就更方便了。”理查兹说:“你可以在晚上,使用我的汽车,带 着她到我的房子,当我们结束的时候,你再来接她回家。”   斯哥特有片刻的时间盯着理查兹,然后降低了他的眼睛,“是的,先生。”   过了几天后,一个大的盒子被送到斯哥特的家里。凯茜打开了盒子,并且从 里面拿出了几十件的奴役物品。有皮革的手铐和项圈,有脚镣和眼罩,有塞口的 球具以及假的阴茎和堵塞屁眼的物件。凯茜被迷惑了,她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它 们。   当她的父亲回来时,他也看到了那些东西。   “这都是些什么?”他问。   “妈妈的主人送来了它们。”凯茜说道:“他们让我告诉她,从今天晚上开 始,她就要戴上这些东西,到主人的房子去。”   “她的主人?”斯哥特不相信的说。   “当然了,你说她应该称呼他什么哪?那是她的工作,她是奴隶,而他就是 她的主人吗?”   “这不麻烦吗?”斯哥特说。   “当然不了,爸爸,我想这非常的浪漫和富有情调。”   晚上,露丝又一次的准备到理查兹的房子去。斯哥特正准备开车送他的妻子 过去,灰色的高级轿车,就停在了门外的马路边。斯哥特慢慢的喝着咖啡,露丝 和凯茜在楼上说笑着——当露丝下来时,斯哥特看了一眼。她仅仅的穿了内衣, 袜子和鞋。   “你应该穿好衣服。”斯哥特告诉她:“我们还有的是时间。”   “象我现在穿的这些,就是穿的衣服了。”他的妻子说道:“从今天晚上开 始,我的主人想让我看起来更象一个奴隶。我认为,我应该穿的不是衣服,而是 主人送来的那些奴役的装备。”   “他指定你穿的这么少了吗?”斯哥特指了指她的身体。   “我认为妈妈应该变的裸体。”凯茜说。   “实际上,他真的想让我裸体。”她回答了:“但是,他没有明确的说出。 因此今天晚上,我将只穿着内裤和胸罩。我肯定,他都认为我这都穿多了。”   “是的,也许他将惩罚你。”凯茜笑了。   她的母亲微笑着耸了耸肩膀:“主人喜欢撕开我的内裤,不管怎样,回家的 时候,我将是裸体的。”   她转向了她的丈夫。“还有一件事情,为了我看起来更象一个奴隶,我要戴 上一些奴役装备。因此我需要你帮我戴上这些东西——”她指了指那些手铐和项 圈。   “哪个?”他问。   “妈妈和我选出了这些。”凯茜说,并且递给了他一件配套的联体镣铐。   那是一件包含着项圈、手铐和脚镣的用铁链连接起来的装备,沉甸甸的有十 几公斤。斯哥特一边吸着烟,一边沉默的和女儿一起给露丝锁好了项圈、脚镣, 当给她锁上手铐的时候,她坚持着让他们将她的双手给锁铐在身体的后边。   当他们满足了她的要求,并且给她装备好后,她的心情非常的高兴。斯哥特 给她的妻子披上了一件宽大的风衣,然后,就扶着她的肩膀,并且打开了前面的 房门。露丝看到了门外的汽车,就跟着他出去了,当她走到门外时,她朝她的女 儿眨了眨眼,并且抖动肩膀,让风衣掉落在地面上。   凯茜停住了她的笑容,平静的看着她的母亲只穿着内衣,戴着全身的镣铐, 穿过草地。斯哥特没有注意到这些,直到到了汽车的跟前,他才发现了他妻子的 模样,他快速的将他的妻子推入汽车,然后,喘着粗气,回到司机的位置,发动 了汽车。   凯茜进去了,看着散落在地板上的那些奴役设备,她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开 始尝试着那些设备。   

2—2

   在半夜的时候,斯哥特带着他的奴隶妻子回到了家里。当他们打开房门的时 候,他们就看到了凯茜戴着枷锁的脸。她的手腕被锁在身体的后边,和她的脚腕 锁在一起,她的脸上戴着一个皮革的眼罩,和一个很大的塞口球。   露丝的身体是全裸的,并且她的双手仍然是在身体的后边紧锁着。就如同她 的预料一样,她的主人撕烂了她的内衣并且惩罚了她。在她的身体上,布满了粉 红色的鞭子抽打的痕迹。她的头发是混乱的,她脸上的化妆也被破坏了,并且她 是筋疲力尽的。但是,当她看到自己的女儿时,她笑了。   斯哥特仿佛吓呆了似的,盯着凯茜。   “你最好解开她的束缚。”露丝告诉他。   他打开了束缚在凯茜脖子上的枷锁,和锁缚她手脚的镣铐后,凯茜羞愧的挪 开了眼罩。在她的父亲为她在脑后将塞口球的纽扣打开后,她脸红的跑开了,跑 到了她的房间,试图遮掩她裸露的乳房和猫咪。   对于凯茜的自我奴役,斯哥特感到非常的愤怒,他抱怨露丝并且他们开始了 争吵。露丝也知道凯茜的行为是错误的,她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这样。但是,她 知道,自己的秘密被女儿知道后,已经深深的吸引了女儿的兴趣。   露丝和女儿进行了一次谈话,她想让女儿知道,自己的独自奴役是多么的危 险。凯茜很有礼貌的听着***话,并且点头保证她将不会再发生这样危险的事 情。   露丝试着给凯茜上一堂课,好让凯茜知道被奴役的痛苦,而不再涉足。她拿 了一个最大的假阴茎,插入了凯茜的口中,然后在凯茜的脸上戴上了橡胶脸罩, 以使得那个阴茎不被凯茜吐了出来。她给凯茜的上体穿上皮制的束缚衣物,她将 皮带勒的很紧,直到凯茜口齿不清的发出了抗议。然后,她用铁链将凯茜固定在 床上后,才关灭了女儿房间的灯,并且关上了门。   她告诉了斯哥特,凯茜感到了不适,并且不准备给她吃饭。   露丝将凯茜在床上固定了好长的时间,在十点钟的时候,她释放了她。凯茜 的眼睛已经哭的有些红肿,当她弄直了手臂,她轻轻的呻吟着,她的皮肤上留下 皮带和脸罩的紧勒,留下的红色的痕迹。当她站了起来的时候,她搂住了她的母 亲。   “谢谢妈妈。”她低声的说:“那真的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她一摇一摆的进了洗澡间,当她再出现的时候,她的身上穿着昨天露丝所披 的那件风衣。露丝去了厨房,并且端了些点心和牛奶回来。   “你曾经在被长时间的束缚的时候,达到过高潮吗?”凯茜问她的母亲。   “我从来都没在一个地方,被长时间的束缚过。”露丝回答:“主人经常改 变我的束缚位置,而且他从来都不把我的双腿绑在一起,它们总是分得很开。”   “太不幸了,你应当感觉一下,被长时间束缚的感觉。”凯茜说。   “是啊,我也想知道。”露丝沉默了。   露丝放弃了她试着控制女儿的自我奴役,她仅仅的要求凯茜答应她,不要让 她的父亲看到她的裸体。凯茜也同意了,并且保证绝对的不让她的父亲看到自己 的裸体。斯哥特很不高兴的也习惯了,回到家里看到女儿自我奴役的情形。况且 凯茜也信守了自己的诺言,当她的父亲发现她时,她从来都不是裸体的。   她的母亲虽然是温和的,但是也有愤怒的时候。那就是她不断的发现,她的 女儿所喜爱的位置,竟然是在她父母的床上。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能在你自己的床上做这些事情。”她开始抱怨她的 女儿。   “我的床太小了。”凯茜解释:“我不能足够的展开。也许,你该给我买一 个国王那样的大床。”   “我肯定你的父亲会同意给你买一张大床的。”   “你的主人的床有多大?”凯茜问。   “很大,非常大。”   理查兹先生给露丝涨了薪水,并且给她的工作也安排的更加轻松,甚至于容 许她可以不到办公室工作。作为她晚上还要到理查兹的家里,她当然不能工作的 太疲倦。在办公室的每一个人,都知道理查兹和露丝的事情,但是露丝不在乎。 事实上,她的心里还很高兴,自己能成为他人闲谈的对象。   这天,斯哥特出去工作了,而凯茜也从学校回到了家里。露丝进了女儿的房 间,她看到了裸露着身子,被固定的女儿。凯茜的脸上戴着塞口的球具和皮革的 眼罩,在凯茜的身上就是那些镣铐和皮质的束缚了。   露丝摇了摇她的头,就到楼去了。忙弄了一些事情后,露丝看了看钟,觉得 该是解除凯茜束缚的时候了。她又来到了凯茜的房间——   “你为什么释放了我。”她问母亲,“现在才刚刚的中午。”   “现在是我的时间了。”露丝说道:“我也想知道长时间被束缚和固定的感 觉。”   凯茜是热心的:“好的,妈妈。”   她们来到了露丝的房间,露丝开始脱去身上的衣服。凯茜到下边抱来了很多 的奴役装备。   “你想怎样的被束缚?”她问露丝:“平行的枷锁?”   “不,我在主人家里用过。我想用上回我束缚你的那个皮革的束缚器具。”   “好的,没有问题。”   露丝跪在床上,并且容许她的女儿用那个皮革的束缚器具捆扎着她的身体。 凯茜用了更多的皮带,紧紧的束缚着她的母亲。   “我正在试用我给你上的第一堂课,所使用的方法。”露丝告诉她的女儿: “我想让你知道束缚的不适,而你就不会好奇了。”   “它没有成功。”凯茜笑着说:“反而取得了相反的效果。”   “我知道。”露丝说:“我提到它,是为了防止你对我复仇。”   “什么意思?”   “如果你想要复仇,你就将这些皮带捆的紧紧的,再给我戴上更多的奴役装 备。”   “没有问题,妈妈。”   凯茜将她母亲的手臂尽量的拉到她的肩膀两旁,将皮带的锁扣紧好,然后, 又把她的腿也弄弯了,并且锁好。然后,她又增加了一个项圈和皮制的头套,她 从头套的附近连接了两根铁链,延伸到露丝脚部的镣铐上锁好,这样露丝的头就 被强迫的挺了起来。   “你还能呼吸吗?”凯茜问她的母亲。   “能。但是请帮我一个忙,将每一个扣环都收紧到最后的一个槽口。”   当凯茜完成的时候,露丝的全身只有她的手指和脚趾能摆动了。凯茜开始给 她的嘴里戴上塞口的球具以及皮革的眼罩,露丝只能尽情的享受她的无助了。在 这种无助的状态下,她的猫咪已经象着了火一样的发热了。   凯茜离开了她的母亲,并且自己动手做了午餐。她裸露着身体,不时的在身 体上变换着奴役的装备。她用电话和朋友进行了交谈,看了电视,有时,她也到 母亲的房间检查一下。   她把手指放在母亲的手里,说:“如果你想被解开,就压我的手指。如果你 想继续被束缚,就压两下。”但是,整个的下午,她都是得到的压两下手指的结 果。   该是父亲要回家的时候了,凯茜不情愿的跑回了她的房间,找了一件衬衫和 一件短裤穿上。爸爸真的是一个呆板的假正经,竟然不喜欢她在自己家里裸体。   她取下了母亲的塞口的球具,问道:“爸爸马上就要回来了,你现在想起床 吗?”   “不。”露丝说:“放好我的塞口的球具,并且离开这里,直到你想睡觉的 时候。告诉你的父亲,我这样说的。”   “好家伙!妈妈,你已经六个小时在床上了。”凯茜说:“难道你不感到受 不了了吗?”   “没有,我很好的。”   当凯茜告诉了斯哥特她母亲的情况之后,他只是冷漠的听着。他到楼上看了 看,对于床上的妻子,他什么都没有说。   凯茜做了晚饭,然后他们一起在电视前吃了。到11点的时候,斯哥特到楼 上的卧室解开了露丝的束缚。露丝已经不能站立了,她的手臂和双腿都感到麻木 和痛苦,但是在她的脸上,却是极度快乐的表情。   当血液活动开后,露丝说了:“凯茜,回到你的床上去。”然后,她关上了 房门,回到床上坐下。“在那张椅子上坐下。”她告诉她的丈夫。“并且从你的 裤子里拿出你的鸡巴。当我玩时,我想要你和我的猫咪同时达到高潮。”   在外边偷看的凯茜咧着嘴笑了,她离开了房门,回到自己的床上,她也玩弄 了自己的猫咪,并且达到了高潮。   在露丝成为奴隶的几个月后,她得了很厉害的流行感冒。在那个晚上,她本 来应该到主人的家里去的,只是她病的太重了,不能去。   凯茜提出了由她到那个地方去。   露丝断然的拒绝了凯茜的建议。在家里玩奴役的游戏是一件事情,允许自己 的女儿去主人那里就是另外的事情了,它们有着本质的不同。   “这个家庭必须为主人服务。”凯茜说:“如果我们不去,他很可能会取消 我们和他的买卖的。”   “这不是你的买卖。”露丝说:“它是你父亲和我的,我们将我卖为性的奴 隶,而不是你。”   “我知道,但是我可能在某一天,会步你的后尘成为某个人的性奴隶。”凯 茜说:“我现在只是想得到一点小小的经验。”   “这不是一个玩笑。”露丝说:“你不能去那里,这就是最后的决定了。”   “好吧,妈妈。”凯茜说。   凯茜和她的父亲做了晚饭,并且在给她母亲做的汤里,放了足以给一头公牛 食用的感冒药。不久,露丝就昏昏的沉睡了。   凯茜告诉斯哥特,她将去看一部电影。于是,她开了车子,来到了主人的房 子前。她离开了车子,将手铐戴在了自己的手上,又将脚镣拿在手里。她穿着宽 松的衬衫,在衬衫的下边,是性感的内衣。她也想到了裸体,但是她决定了,这 第一个晚上,还是穿着衣服比较的好。   当她从汽车里,走出的时候,一个高大的保镖在门口站着。她是很紧张的,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走了过去。   “晚上好,先生。我是露丝的女儿,我的母亲病了,因此我是代替她的。”   警卫看了看她,问:“老板知道你要过来吗?”   “不知道。先生。”   “我不能肯定,老板是否喜欢这样。”   凯茜感到了惊慌,如果他们送她回家,那怎么办?   “请你带我进去吧,先生。”   警卫打开了门,示意凯茜可以进去。凯茜走了进去,然后又回到了警卫的身 边:“你能为我戴上脚镣吗?先生。”   当他粗糙的手掌握了她的脚腕,尤其是那脚镣锁在了她的脚上的时候,她感 到了极度的兴奋。   

3—1

   露丝是第二天的早上,才知道她的女儿到了主人家去的。虽然凯茜的身体很 疲倦,但是她的心情非常的高兴,她很骄傲自己的行为。   “我认为你根本就不应该去主人的家里。”露丝显得有些悲伤,“你还太年 轻。”   “我已经很大了,妈妈。”凯茜说道:“况且主人非常的喜欢我还是一个处 女。”   露丝知道,她的女儿在一年前就失去了她的童贞,当时,凯茜向她吐露了那 个秘密。但就是这样,露丝的心里还是感到悲伤,为她的女儿很小的年纪就做了 奴隶。   “主人伤害了你吗?”露丝问。   “他没有进入我的身体,妈妈。”凯茜说:“我很幸运。”   “他真的没有进入你的身体吗?”   “似的,妈妈。我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害怕。但是主人接受了我,而且事 情已经过去了,我玩的非常痛快。”   “发生了什么事情?”露丝问。   “在门口的人带我去见了主人,我穿着衬衣和内裤,我的手上戴着手铐,那 个门口的人帮我戴上的脚镣。我告诉主人,你病了并且由我来代替你。刚开始的 时候,他也不是很高兴,多次的问我到底多大了。”   “你怎么告诉他的?”   “我说谎了,我告诉他,我18岁了。”   “哦,凯茜。”   “那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妈妈,下个月我就18了。”   “我知道。”露丝叹气了。   “不管怎样,”凯茜继续的说:“我告诉了他,我知道我的责任是什么,并 且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不认为主人相信了我,因此他把我放在一边做了一个测 试。”   “他做了什么?”   “他让我跪在地上,由那些警卫把我绑在一个柱子上,然后告诉我,让我吸 那些警卫的肉棒。”   “哦,亲爱的。”露丝悲伤的叫着。   “它真的很好,妈妈。”凯茜说:“我没有介意,事实上我喜欢那样做。因 此,我吸了那个警卫,而那个警卫也很快的就在我的脸上射了。”   “然后哪?”   “主人又喊来了另外的警卫,我也吸了他。”   “里面应该是有两个警卫。”露丝说。   “那些警卫确实是大人。”凯茜说:“我是说,他们的肉棒确实很大。”   “我知道。”她的母亲说:“我自己也吸过他们的肉棒。   过了片刻,凯茜又骄傲的说:“然后,我就开始吸主人的肉棒,他真的很喜 欢我吸他的肉棒,我能感觉的到。”   “你真是一个好女孩。”她的母亲讽刺的说。   “然后,他就剥去了我的衣服,开始拍打我。”   “没干其他的。”   “奸淫我吗?没有,他没有做。”凯茜说,“其它的时间,就是捆绑着我, 我喜欢那样的感觉。当警卫送我回来之前,他让我冲了一个澡并且清理自己的身 体,他真的是一个好人。”   “这倒奇怪了。”露丝纳闷了,“我从来都没有在那里清理过,主人让我回 来的时候,我的身上总是凌乱不堪的。”   “或许,是我告诉了他,我的爸爸不知道我到主人的家里来,况且我也不能 满脸涂满了淫液回家,他就让我使用了他们的洗澡间。”   “那他真的是一个好人,他是哪个警卫?”   “列农。而且他还看了我淋浴。”凯茜咯咯的笑了,“他打开了我的手铐, 当他看我淋浴时,他手淫了。因此,我也在他看的时候,用手自己达到了高潮。 现在,我知道了,你为什么喜欢在手淫的时候,调弄爸爸了。”   露丝给她的主人打了电话,为她不能尽到奴隶的责任,向她的主人道了歉。 理查兹很和蔼的告诉她,她的女儿很漂亮的替她完成了任务。露丝感到了痛苦和 嫉妒的感觉,她真的怕她的主人喜欢上她的女儿,那她怎么办?   理查兹告诉她安心的养病,等她的感冒痊愈,他还需要她。   斯哥特并不知道他的女儿也到理查兹的家里去了,露丝和凯茜都把那天晚上 的事情瞒住了他。凯茜还是继续上她的学,只有在周末的时候,回到家里,和她 的母亲进行自我奴役的练习。   后来的几次,都是露丝自己去的,凯茜对于自己不能去主人的家里,感到很 失望,而露丝也感到放心了很多,她知道,她的主人对凯茜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又过了一段时间,主人告诉露丝,他正在准备一次聚会,需要露丝做好接待 客人的准备。他问凯茜是否可以前来,并且他告诉露丝他们会玩的很狂野的。   露丝迟疑了许久,最后她有些痛苦的告诉了凯茜,凯茜听到后,兴奋的尖叫 了起来。   到晚上的时候,露丝先下了楼。她告诉了她的丈夫,凯茜将在今天和她一同 前往主人的家里。令人惊讶的是斯哥特竟然没有抗议,好象他早就知道,会有这 样的事情似的。凯茜犹豫的从楼上走了下来,她的身上只穿着紧身的内裤和高跟 鞋。   “别在生气了,爸爸。”她说:“我确实想跟妈妈去。”   “象你的母亲那样,你也想把自己交给那个人吗?”斯哥特说。   “我也想象妈妈一样,成为一个奴隶。”凯茜说。   “你的母亲被卖作奴隶,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斯哥特说,“但是,你为 什么也要这样?”   “也许你应该把我也拍卖掉。”凯茜调皮的说,“我打赌,凭我的年龄,我 一定可以卖一个好价钱。”   “好了,不要再说笑了。”露丝说:“给我们戴上镣铐,让我们去吧。”   那个晚上的聚会,是露丝和凯茜永远难忘的,来的都是一些有脸面的人物。 露丝和凯茜浑身赤裸着被捆在特制的木架上,经受了无数人的鞭打。在鞭打的过 后,就是狂乱的奸淫了,十几个的男人奸淫了她们。她们的身体里忍受着插入, 她们的口中还要含着别的阴茎。在她们的身上,是胶粘的汗水和无数的精液。   当客人都走了的时候,理查兹先生要了露丝的身体,在这之前,他只是饶有 兴致的看着他的客人们,鞭打和奸淫着这两个女人。露丝很骄傲,她知道她是主 人最喜欢的奴隶。   那些警卫们,则要了凯茜的身体。她就象一只鸭子一样的,被那些警卫们轮 流的奸淫和奴役着。她喜欢这些,她喜欢性、奴役和折磨。在最后的时候,她向 主人请求,今后她能跟着她的母亲一起过来,由那些警卫使用。   理查兹慷慨的同意了,并且许可他所有的男性职员都使用凯茜。凯茜非常的 高兴,虽然她的身体连动的力量都没有了,但是,她的脸上还是堆起了灿烂的笑 容。   那个晚上,露丝和凯茜都是由警卫架着送入斯哥特的汽车里去的。   从那天开始,凯茜就可以和她的母亲一起到主人的房间了。虽然主人也鞭打 和折磨她,但更多的时候,主人都是侧重于露丝的,尤其是主人从来都没有进入 过凯茜的身体,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母亲——露丝。可以很清楚的看 出,露丝才是他的偏爱。   凯茜很高兴被不同的人使用,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喜好的折磨和奴役风格。况 且主人家的男仆是那样的年轻和英俊,他们总是很轻柔的折磨她,每一次都是凯 茜请求他们将自己绑在床上。而那些警卫,更是非常的棒,他们都是大人,并且 从主人的身上学到了很好的奴役技巧。   那个仆役长是最好的,他中年,从来都不苟言笑。他知道女人身上所有的敏 感地带,他喜欢用藤条进行鞭打,每一次都把凯茜鞭打的哭泣,并且发出尖声的 叫喊。他的鞭打很有技巧,每当凯茜受不了要昏过去的时候,他总是改变角度和 力度。他鞭打凯茜的屁股、猫咪,而凯茜的尖叫总是在夜空里传的很远。   他喜欢从凯茜的后边进入,很多天后,凯茜都不能正常的坐下。   主人唯一漏掉的男性职员,就是斯哥特了。当他的妻子和女儿在主人的房子 里,忍受着折磨和奸淫的时候,他只能在汽车里默默的等着。   在第二次的奴隶聚会还没有开始的时候,露丝的心里是渴望的。但是当那一 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她还是有点紧张,因为她不知道,又有什么新的花样将等待 着她们。   斯哥特在狂野的聚会后,等来了他的妻子和女儿。他开车载着她们回家,一 路上她们都很平静的没有说话。她们的眼睛看着窗外,她们不敢看对方,每当她 们的眼睛要接触的时候,她们就总是转过脸去。   到家的时候,凯茜赶紧的回了她的房间,并且关上了门。露丝在浴室里洗了 很长的时间,然后到了她女儿的房间。凯茜转过了脸,没有说话。   “事情都已经结束了。”露丝说:“我们无能为力,我们只能试着将今天的 事情忘掉,我们还要继续的生活——”   “我知道,妈妈。”凯茜说:“我很好,我现在只想安静一下。”   斯哥特在大厅里站着,“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他问他的妻子。   “相信我,你不要知道。”露丝说,并且关上了凯茜的房门。   “该死的,告诉我!”   “斯哥特,请不要问了。”   他怒视着她,说:“到底发生了什么,说。”   露丝叹了口气,说:“主人今天晚上的客人,很无赖。在我们做了我们通常 所做的事情后,他们又想出了新的点子——”   “继续说。”   她惶恐的看了他一眼,告诉了他:“他们把我们绑在了一起,并且让我们相 互的吃对方的猫咪。”   “什么?”斯哥特有些不相信的,出了口气。   露丝叹了口气,然后开始慢慢的讲诉了今天的事情:“他们把我绑在床上, 将我的双腿分开,然后将凯茜放在了我的身上。一个枕头托举着我,强迫我的头 伸进凯茜的裤裆里。他们将凯茜的头也按入我的裤裆里,为了防止凯茜抬起她的 头,他们用绳索将凯茜的头捆在我的下体。然后,他们命令我们相互的舔对方的 猫咪,直到我们达到了高潮。”   “你就不能装着达到了高潮吗?”斯哥特有些气急败坏。   “我们不能那样。”她安静的回答了。   “为什么?”   “我们必须真实的。”   “你们两个?”   “是的。”露丝肯定的说。   第二天,早餐的时候,凯茜对她的母亲说:“昨天我没有怎么睡,我考虑了 一个晚上。”   “因为你舔了我。”她的母亲平静的说。   凯茜低下了头,说:“妈妈,我们是奴隶,而奴隶是没有权利选择的。奴隶 必须做她们被告知的任何事情。”   露丝的手放在了凯茜的头上,说:“我知道,亲爱的。”   “我们可以,而且我们必须做那样的事情。”   “是的。”                 

3-2

  关于露丝和理查兹先生的传言更多了,露丝根本就不在乎那些。为着她的主 人高兴,也为了更吸引她的主人,她花了更多的时间,加入了一个健美俱乐部, 并且雇佣了一个专职的教练员。她每日进行着健美的训练,吃着更健康的食品。 她的容颜更漂亮了,她的气质也更高雅了。   她买了昂贵的时装,并且不时的变换着这些时装,出入那些美容的店铺。现 在的露丝,变得更象一个尊贵、高雅的女人,走在街上,不知勾引了多少男人的 目光。主人也很高兴,不光是高兴她的容颜的漂亮,并且他还额外的发现了新的 优点,就是她能更快的从那些鞭打的痕迹中自然的愈合了。   她已经很淡然的面对身子上鞭打的痕迹了。当每年常规的身体检查时,她刚 刚经受过主人的鞭打。在医院里,护士和医生都看到了那些鞭打的痕迹。   医生感到很惊讶:“你的身体怎么了?”   “没有什么。”她平静的说。   “你看起来好象被殴打过。”医生说:“假如你遭遇了家庭暴力的话,你应 该向警察报警,法律会保护你的。”   露丝摇了摇头,她向医生解释了她怎么得到的这些鞭打的痕迹。她把主人的 爱好告诉了医生,尽管她没有透露他的名字。她告诉医生,毫无疑问她的主人不 是她的丈夫,并且说,她绝对是自愿的。   “我是受虐狂。”最后,她告诉医生。   医生感到很震惊,告诉她,她这样的生活很危险。并试着警告她,无论她的 主人是谁,他一定是病了。事态严重的话,他可能会严重的伤害她,甚至于杀了 她。他建议她的主人到他这里来,寻求心理的治疗。   “或许,你说的是对的。”露丝告诉医生:“但是,我很高兴现在的生活。 我相信我的主人,并且准备永远做他的奴隶,只要他想要我。”   “那么你的丈夫和你的女儿呢?”医生问了:“你不可能把这永远作为一个 秘密,他们肯定会发现的。”   露丝绝对不把她丈夫和女儿知道的事情告诉医生。她说:“那就不是你所担 心的了,你现在需要做的,只是为我检查身体。”   当检查结束的时候,露丝提醒护士和医生,她告诉他们的都是个人的秘密, 并且不许可他们告诉警察。   医生耸了耸肩膀,同意了。   露丝微笑着离开了他们。当她穿过停车场时,那个护士追了上来。   “罗德斯太太,我不得不问你一些问题。”她说。   “什么问题?”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实的吗?”   “是的。每一个词。”   “我真的抱歉,它听起来是这样的难以相信,我……”护士迟疑着,有些为 难。   “我理解。”露丝说:“一年以前,我也不会相信的。但现在,它却是真实 的,我就是一个奴隶,一个性奴隶。我喜欢我的主人束缚我,折磨我,奸淫我, 我认为我现在的生活,就是在天堂里。”   “你是怎么平静的接受的?”   “可能有两个原因。”露丝说:“一方面,我是一个无耻的荡妇,另一个方 面,做奴隶可以让你解脱所有的烦恼。你认为我说的矛盾吗?”   “我不认为你是一个荡妇。我赞赏你的诚实和自信。我…我…真的不知道怎 么说。”护士显得一付难以说出的状态。   “你想要某个人折磨你吗?”露丝轻轻的问。   护士脸红了,并且点点头。   “你有一个丈夫,或者一个男朋友吗?”   “一个男朋友。但是,我不能告诉他我想要他折磨我,我怕他认为我是不好 的女人。”   “你可能会感到吃惊的。”露丝说:“你今天晚上回家,告诉他并且让他把 你绑在床上,我打赌,他将会高兴的跳起来。”   因为主人的宠爱,露丝变得骄傲和有些自满了。主人注意到了这些,并且开 始有意的惩罚她,以便她能明白自己的身份。他把他的想法告诉了仆役长,因为 仆役长的藤条绝对是惩罚女人最好的武器。   那个晚上,主人开始玩弄和折磨凯茜,而把露丝交给了仆役长。仆役长将露 丝带到了一根柱子旁,命令露丝跪好,然后他将露丝的手捆绑在柱子上。露丝的 两条腿被大大的分开,并且和她的大腿捆在了一起。这样,露丝的屁股和猫咪充 分的、没有遮掩的显露了出来。   当仆役长的藤条无情的抽打在露丝的下体的时候,露丝感到了从来都没有感 到的痛苦,她不由的发出了尖厉的叫声。仆役长拿了一个口塞放入露丝的口中, 这样露丝就只能无声的接受仆役长的抽打了。   主人玩弄和折磨过凯茜后,就将凯茜交给了那些警卫。凯茜绝对的是一个好 的奴隶,她跪在地上,等着那些警卫一个个的将阴茎放入她的口中。在她吸那些 警卫的阴茎的时候,她的眼睛不时的看着她正忍受鞭打的母亲。其实,在她的母 亲发出第一声尖叫的时候,凯茜的阴户就开始激烈的跳动了,在她的心里,她也 希望主人这样的惩罚她。   主人命令仆役长,对露丝的惩罚不能手软。于是,那根藤条就象毒蛇一样的 不仅抽打她的屁股,也不时的抽打她的乳房,而当藤条抽打露丝的猫咪时,露丝 的身体已经忍受到了极限,她不断的痉挛着,即使嘴里堵着口塞,那尖厉的叫声 还是不时的传了出来。   最后,她昏倒了。   当警卫架出他的妻子时,斯哥特还在轿车里打着瞌睡。露丝只是睁着眼睛, 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力气,只是被动的被警卫带到轿车旁。当警卫将她抛到轿车 的座位上时,下体的巨痛刺激着她,她大声的尖叫了起来。   警卫耸了耸肩膀进去了,然后,他们又牵出了脖子上还拴着皮带的凯茜。凯 茜帮助她的母亲在座位上趴着,然后将母亲的头抱在自己的怀里。这一路上,露 丝都哭了。   当回到家里的时候,斯哥特和凯茜搀扶着将露丝送到了她的床上。露丝伏在 床上,被藤条抽打的下体红肿一片。凯茜找来了药膏,细心的给母亲涂抹着,在 涂抹的时候,她不时的呻吟着。整个晚上,她都在不断的哭着。   第二天早上,她被毒打的下体就起了水疱。她拒绝了斯哥特要送她去医院的 建议,凯茜也发现了她母亲伤势的严重,于是,她和她的父亲又重新的给露丝擦 了药剂,然后用凉爽的毛巾覆盖着。   “我认为应该是解除和你该死的主人约定的时候了。”斯哥特说:“如果我 们确实欠他的钱,我不在乎。但他做的太过分了,你受的苦、耻辱和疼痛已经到 了极限。”   “别傻了。”露丝说,她闭上了眼睛:“我并没有觉得痛苦。”   “难道你以为你现在是在享受吗?”   “是的。”露丝坚定的说。   “荒唐,你现在还能站的起来吗?”斯哥特说:“你只能躺在床上,在你的 双腿间都是伤痕。”   “我满意和享受的就是我的双腿之间。”斯哥特困惑了,他摇了摇头离开了 房间。   “可怜的爸爸,他是不会理解的。”凯茜说。   露丝点着头,握住了凯茜的手。   “也许我们可以将爸爸也捆绑起来,然后用鞭子抽打。”凯茜建议,“或许 到了那个时候,爸爸就会理解我们了。”   “可能吧。”露丝低声的说。   “我敢打赌,当爸爸被脱光了衣服吊起,并且被一位女士鞭打的时候,爸爸 一定会非常的漂亮。”   “你不应该想到你父亲的裸体。”露丝说。   “我知道妈妈,抱歉。”凯茜还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想法,她咯咯的笑着说: “况且,假如爸爸也成了奴隶的话,谁开汽车来接送我们。”   露丝也笑了,她说:“帮我一个忙,亲爱的。把我的手脚都绑在床上,我现 在正好可以享受一下禁锢的感觉。”   过了几个小时,斯哥特又进入了卧室。他的妻子正酣睡着,她的手臂和双腿 被散布在床上的宽带紧紧的捆绑着。斯哥特又来到了他女儿的房间,凯茜正躺在 床上,用电话和她的朋友交谈着。   凯茜的手脚都戴着镣铐,看到爸爸进来,她用锁着手铐的手捂住话筒,问: “有什么事吗?爸爸——”   “你的母亲为什么被捆在床上?”他问。   “她要求我绑住她的。”凯茜说:“这样,她就不会在睡着的时候滚动身体 了。”   斯哥特不相信的“哼”了一下鼻子,然后就走开了。凯茜将手拿开,继续和 她的朋友在电话里交谈着。   几天后,露丝正躺在她的床上愉快的享受着。在她赤裸的身体上,紧紧的捆 绑着黑色皮革的束缚带。凯茜将她捆好后,就出去了,好让她的母亲在幻想中瞌 睡。露丝正体验着贞操带的新奇,这是她在一个性用品商店发现和购买的。它是 由薄的皮革和金属的链条组合而成,可以紧紧的依附在她的猫咪上。   她对这新的贞操带非常的满意,她的脸上戴着塞口的球具和皮革的眼罩,在 她沉浸在束缚的快感中时,她的女儿在楼梯上快速的跑了上来。   “妈妈,你必须起床,祖母罗德斯到这儿来了,她就在房子的外边。”边说 着,凯茜边手忙脚乱的帮她的母亲解开身上的绳索和手脚上的镣铐。   露丝的手自由后,赶紧的解开了脸上的口塞和眼罩。“下去,拖住她,我马 上就好。”罗丝气喘吁吁的说。   当凯茜跑到楼下的时候,门铃已经响了第二遍了。凯茜喘了口气,然后镇静 的打开了房门。“祖母——”凯茜幸福的张开了她的手臂,将祖母抱在怀里。   “你好,我的亲爱的。”罗德斯太太也拥抱了她的孙女。   凯茜将祖母按倒在客厅的椅子上,说:“你坐下,我给你倒茶。妈妈马上就 下来。”   露丝拿开了她身上的束缚皮具,套了一件外衣。她没有时间解开贞操带和穿 上内衣。她下了楼,并且亲了亲她婆婆的脸颊。   “你的脸怎么了?”她的婆婆问:“怎么有许多的印子?”   露丝的脸上还清晰的留着戴口塞和眼罩所印下的痕迹。“哦,那是一种治疗 的方法。”露丝笑了,说:“我的牙医说,我口内有一颗牙齿长的不规范,必须 戴一个器具来矫正它。”   “上帝啊。”罗德斯太太说:“这都是你做孩子时所留下的隐患。”她拍了 拍凯茜的手说:“但愿我的孙女不要象你一样,也戴那个东西。”   “哦,我将恨你的,祖母。”凯茜说。   露丝拉了她的衣袖,以遮掩手腕上的痕迹,她不知道怎么向她解释这些。她 虽然坐在那里,但她很勉强,因为她下体的贞操带刺激着她。她的脸上挂着微笑 和她的婆婆谈着话,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她控制着自己,试着不蠕动。   凯茜知道她母亲的秘密,她不时的看着她的母亲,脸上露出会意的笑容。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456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