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少年

那个少年

(一)

  我住在北方的一个小城,师范大学毕业后分到这里教高中英语。  从小我就比较有语言天分,高中时自作主张报了文科班,后来顺理成章的考取了北方一个著名的师范大学。  大学的生活无忧无虑,没有同学要考研究生的压力,功课只要稍微跟一点就可以了,我到也乐得其所。  我长的很漂亮,大学时又是一头长发,很多外系的男孩子追求我。于是在大学三年级时我和体育系的一个男孩子有了一段美好的爱情。可是,毕业时由于我的功课不突出,没能留在那个大学生活了四年的大城市,分到现在生活的小城;相恋了两年的男朋友也回到了山东老家,就此失去了联系。  小城的生活比较单调,每个人都过着安静的生活。经人介绍,我和一个大我5岁的工程师结了婚。现在,我们的女儿已经6岁了。因为耽心小城的教育质量不高,所以,丈夫和我商量把孩子送到她爷爷家去上学前班,以后就在那里上学了。丈夫的工作经常出差,技术专长的他总是被公司派到四川的工程前线去,一去就是两个月。  32岁的我有时真的觉得生活很无聊,几年教师生涯下来,我也不用费力备课了,回到家就是不停的收拾我的小窝。  今年,我家旁边搬来了一个邻居,男主人叫李金顺,女的叫山花。两口子经营一个服装店,男的常常出去进货,女的则在家看守门面。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小车,今年上高一了,个子有1米7,皮肤白白的,说话也腼腆。  新搬来的邻居很忙,一天到晚只看见小车在家。  那一天,我从小车家门口经过,听见小车的妈妈喊:“颜老师,等一下。”  我寻声望去,见小车妈妈追过来。  “颜老师,下班了。还没吃饭吧?”  “是吖,小车妈妈。我一个人好对付。”丈夫又出差已经一个星期了,有时犯懒我就不炒菜。  “您总这么对付也不是办法!正好我家老李也不在家,我做了几个拿手菜,今晚在我家吃吧!”  “噢,不了,我做也快!”  “邻里邻居的,你可别客气。”说着,不由分说,却把我拽了去。  小车家里很宽敞,看的出两个人很忙,家里并没有太收拾。  小车悄无声息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小车,颜老师来了怎么不问好?”小车妈妈看到腼腆的孩子有些嗔怪。  一桌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很丰盛。  围着桌子坐下,小车坐在我左边。看看他可比我高出半头,嘴上的茸毛还很轻。  呵呵,嘴上毛这么轻,可能阴毛还没长多少吧?不知怎么冒出这么个想法,我自己兀自有些脸红。  “颜老师,你别客气,都是家常菜。”小车妈妈张罗着。  “嫂子,你们这平时总是忙生意,还做得这么多好菜。”我回过神来。  山花平时这么忙,怎么会作这么多菜,又这么巧又请了我来?我仍然有点困惑。  “是呀,你看,我和你大哥平时总是忙着服装店,小车也没人照顾,学习很一般。”  ……  慢慢的谈开,我才明白,原来小车妈妈耽心孩子的教育,希望我能辅导辅导孩子的学习。               

 (二)

  小车不在我教的班级里,但我仍很容易了解了他的情况。  小车的月考名次排在中游,可是通过比较我发现小车的理科成绩比较突出,就是英语和语文总考不及格。这样,我到是可以辅导的。对于一个高中生,英语学习要保有一定的单词量,语法要求有点复杂深入(这一点屡受批评),口语听力要求越来越高了。在我们的小城,像我这样学历的大学生教英语,还是很受学校重视和学生认可的。  这样,小车常常到我家来辅导英语,山花觉得可以放心了。  有时我下班以后在家做饭,小车就来了,于是就和我一起吃。小车妈妈回家买菜有时也会多买些,带些送给我。不像小车的腼腆,山花很会说话,我总是却之不恭!  我制定了一个学习计划,给小车选了一个单词本,让他看课本上的语法,打实基础。  山花见到我高兴地说小车自从和我学习英语,似乎对英语的兴趣浓了许多,常常拿着单词本背,不像从前总也不见他学英语。  小车有点闷,常常要我问他才有话。可是,我常常感到他闪烁的目光不经意间偷偷的落在我的魅力之处。也不知怎的,每当有这种感觉时,我就会觉得身上热热的。  今天天气好热,下了班,进洗澡间洗了一下。丈夫不在家,我也常常保持洗澡的习惯,有时是下班后,有时是临睡前。温热的水冲在身上,说不出的舒服。不过两腿间那空空的感觉,使我不由自主的夹紧双腿,手用力的按在饱满的胸脯上。恍惚之间,一阵无名的躁动袭击着我,下体真想承受压迫。  擦干身子,我对着镜子照了起来。虽然生了孩子,但我身体素质比较好,产后的体形变化全都恢复了。比起大学时,乳房由于生过孩子更丰满了,硬硬的有弹性。小腹微微突起,一点赘肉也没有。我的屁股很丰满,特别是生了孩子后,衬托着腰线更苗条了。四肢修长,一直是自己引以为豪的。阴毛少而且薄,不知怎么长的。  “叮呤……”门铃的响声把我从自我陶醉中拉了回来。  我知道是小车来了。连忙去穿衣服。  可是,门铃不停的响,像是有急事。  我匆忙穿起浴衣走到门前。透过门镜,看见只有小车一个人站在门口,焦急的用手按在腿中间。  我连忙开门。  小车冲了进来。  “吖!这孩子,遇见什么催命的事了。”小车的胳膊正好触到我涨涨的乳房上,差点把我撞倒,一句话也不说向厕所冲去。  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赶快跟了过去。  只见小车对着马桶吱吱的撒尿,他太着急了,门也没关上,一条粗粗的水线冲入马桶,传出持续有力的击水声。  隐约间,我看见小车的牛子似乎不大,但很白。  憋的尿出掉了,小车嘴里长长的出了口气。这时他突然意识到我看见了他撒尿的过程,脸腾的红了起来。  我笑着说,“小车,让尿憋着了?”  “颜老师,……”小车不好意思。  “总是憋尿不好,怎么不提前放掉。”我追问他。  “今天上体育课,下课喝了好多水。走在路上就有尿,到家了才发现没带钥匙,所以,我,所以,我……。”  “哦!”我都明白了。  我对着镜子梳起头发来,这么多年我仍是长头发,梳起来好费事!  “今天你们英语测验的成绩是不下来了?”我问他。  没有人回音。  我回过头,看见小车正在发呆。  突然我意识到,刚才着急去开门,除了睡衣我什么也没穿。睡衣缀着蕾丝花边,质地是薄薄的真丝做成的,表面很滑。这一举起手梳头,细细的腰身和丰满的臀部都落入了站在后面的小车的眼里。  “看什么呢?”我问小车。  小车显然被自己的失态弄的不知所措,不知怎么回答,而我心底却不觉泛起一股强烈的兴奋。  “去,把你的考卷拿来,我给你看一下。”我命令他。对于,这么个毛头小孩,越来越觉得有种莫名的兴奋,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似乎很喜欢这个少年。  小车像找到了救命的稻草,连忙去寻他掉在门口的书包去了。  我走进卧室,穿上胸罩和内裤。我的内衣都是白色的,我喜欢白色。我从来不买红色,黑色什么的内衣,只穿白色。当拿起外衣时,我迟疑了一下。天知道为什么,我又披回睡衣,走回了客厅。  小车已经把考卷准备好了,坐在那不敢回头的样子。我拿个凳子,坐在他旁边。少男的气息吸引了我的嗅觉,似乎还带着足球场上的汗湿、青草的味道。第一次,我感到了这么年轻的男孩,他的气息。  小车这回的英语测试还不错,词汇题只错了3个,但完型填空20个空错了11个,多了点。说明他的单词量有提高,但语法、短语和整个短文大意的把握上还不够。我给他重点指出了错题的道理,小车领会很快。  我们并排坐的好近,小车闻到了我沐浴后的芬芳。我注意到他鼻子在偷偷的吸气,很深很深。小车往我身上靠了一点,我的头发还是湿湿的,轻轻的搔着小车的脖颈和耳朵。小车轻轻一哆嗦,胳膊又触到了我的丰满的右侧奶子上。  乳房上那个触点让我的神经敏感起来,我没有躲,轻轻的保持着这种触觉。小车感觉到我的乳房硬硬的,好有弹性,他不懂得那有乳罩帮忙的功劳,但就是这样,他已经兴奋得不得了了。  我站起来,去倒了杯水给小车。一瞬间的离开,让小车失望了一秒。倒水回来,把杯子放在桌上,我说:“喝点水吧!”  站在小车的后面,我把左手搭在小车的左肩上。小车透过我薄薄的睡衣,感觉到我成熟的气息。我的乳房的压力,小腹的坟起。  我弯下腰,问小车还有没有不懂的。显然,我如此的接近,让小车的鼻息已经不稳了,而我也有一种莫名的快乐,呵呵,我想诱惑小车?  小车装作挠痒痒,右手向后去够自己的屁股,可是有意的碰在了我的大腿和两腿间的突起。我的阴阜很高,虽然阴毛不多,但穿内裤时也可以看到明显的突起。小车的胳膊恰巧触在那个孩童巴掌大的坟起处,我“嗯”了一声。是的,那种触摸的压力不正是刚刚洗澡时希望得到的吗?  我想对一个16岁的高一男孩子,那一定是一种致命的诱惑。而我也沉迷于对他的诱惑之中。这种诱惑,越来越吸引着我!                

(三)

  上次的暧昧体验让小车和我在心灵深处默契了很多。我不像过去只过问他的学业,也慢慢尝试谈谈生活中的事。小车比过去健谈多了,可过去那种腼腆始终是我喜欢的。  今天我上午上完课,下午就没有课了。我在学校没什么事,想想就早点回家了,反正学校现在考勤抓的也不紧。  回到家,我还是习惯性的把我子拾掇了一下,然后就下厨房做饭了。白天上班时碰上小车妈妈,说今天店里好忙,要回来晚。  我说那就让小车在我那吃晚饭,我一个人也是做,两个人也方便。山花感谢着去上店里了。  小车今天放学也早,天还亮的很。一进门,我已经做好饭了。  “小车,饿了没有?今天还是在阿姨家吃晚饭,你妈妈肯定没回来呢!”我对小车说。  “颜老师,我总在你家吃饭,你烦不烦我?”小车还是那么腼腆。  “傻孩子,你韩叔叔总是出差,我自己在家也没意思。有你常来,阿姨高兴呢!”  “哦!对了,你以后在我家就别叫我颜老师,就叫阿姨吧!”我给小车和我重新定位。是的,这样我总觉得亲近许多。  “那我以后就叫你阿姨啦!”小车对这个称呼很高兴。  “我做的好吃吗?和你妈妈做的饭相比哪个好吃?”我一边做饭一边对身边的小车说。  “你做饭好吃,和我妈妈做的一样好吃。”小车答完,又不忘补充。  “那我做好了,你就多吃点。”  “你在长身体,男孩子要能吃饭才长得起来!”  吃过了饭,小车和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小车明显的比过去健谈多了。告诉我他平时喜欢踢足球,西甲、英超,喜欢的球星,平时踢球的趣事,滔滔不绝。我像个小姑娘安静的听着,第一次感觉到这个腼腆的小男孩,血液里却不乏原始的野性,那是一种有待开发的野性。  “小车,有没有谈恋爱?”我很关心小车的课外生活,想知道的更多。  “没呢,我们男同学和女同学各玩各的,”小车的话多了起来,“不过,我们会议论女同学。”  “你们都议论什么呢?”我追问道。  “什么都说,谈漂亮女孩子呗!我们班的贾晓凤可漂亮了。”  哦,那个女孩我知道,1米6多,梳着短发,一双大眼睛水灵灵,总爱穿牛仔裤,小小年纪凹凸毕现,绝不输给妙龄女郎,而与年龄相伴的纯洁模样更是独有风情。  “我知道的可多了,别看她在我们班里高不可攀,人家都说她在外面可风骚了。”小车得意忘行的说。  我轻轻的搂住小车,让小车靠在我的胸上。  “呵呵,你怎么知道人家‘骚’啊?”我特意把那个字说的很重,同时用手轻轻的抚摸小车的脸颊。  小车突然觉得自己失言,不好意思起来。  “没事,你和阿姨什么都可以谈。”我见此安慰他,“你看,无论以后你有什么样的问题都可以和阿姨说,好不好?”  “嗯,阿姨,你真好。”  “我知道你们男孩子在一起会谈女孩,呵呵,是不对女孩子很好奇,可却有好多不懂啊?”我问小车。  “阿姨!”小车咽了口唾沫,“你说我可不可以问你特别的问题?”  “哦?当然可以,什么都可以问。”我搬过小车的肩膀,直接看着小车的双眼。不知为什么,我期待着小车问点什么……  “嗯,我还没想好,想好了再问你。”小车还在犹豫。  “呵呵,你这孩子,像个姑娘似的。”我很自然的把小车搂在怀里。  “来,你把脚放在沙发上吧,这样舒服点。”我指引着小车侧躺在沙发上,头则枕在我的大腿上。  周围的空气变得那么暧昧,我的心咚咚的跳,我轻轻的拍打着小车的后背,问:“小车,阿姨好不好?”  小车的脸冲着我的小肚子,一直手压在自己身下,一只手则自然的搂着我的腰。  “阿姨,你真……好!”小车的声有些变调。  我无意识的看着前面的电视画面,把手放在小车的脸上,发现那儿烫烫的。  “小车,阿姨问你个问题吧?”  “哦,阿姨你问吧。”小车显然对这么个姿势很是受用,他的手在我的后面上下摸索着。  我把坐姿调整了一下,让自己半躺在宽大的真皮沙发里,小车的脸依然埋在我的腿里,手却伴随着我的移动正好垫在了我丰满的屁股下。  “你的手压不压挺啊?”我调笑着小车。  “好阿姨,就让我放那吧,我不压挺。”小车乞求着。  “呵呵,你不嫌压就放那儿吧,舒服吗?”我也不知道我问的是小车哪里舒服。  “舒服,”小车说,“阿姨,你好香。”  “以前闻过吗?”我趴在小车的耳朵上,小声问。  我说话呼出的热气,让小车一哆嗦。  “没!”小车的手已经开使不老实起来,在下面顶我的屁股。  我抬起屁股,把小车的手放出来。拿到眼前仔细端详。小车的手刚才被压的不过血,有点白。手掌很大,手背的下侧生着变粗的茸毛。我把小车的手放在嘴上轻轻的吻起来,小车的手指则轻轻的拨弄我的嘴唇。  小车躺的有点累了,坐起来想换个姿势。  “阿姨,你刚才不是要问我问题吗?”  “哦,是啊,”我说:“来,坐阿姨腿上好不好?”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我有点后悔,担心小车会拒绝。  答案让我舒了一口气,小车面对着我骑跨在我的大腿上,把头伏在我的长发里,我感到他在我的耳边急促的呼气。  我轻轻的抚摸小车的后背,感觉就像抱一个大儿子,可是,他不是,他已是一个半大男人了。  小车的手在我的后背摸索着,他摸到了我后背那条胸罩的带子。他的手在别的地方摸一会,就又回到那儿逗留。  “小车,坐好,让阿姨好好看看。”我对小车说。  小车向后靠了靠,用双手环扣着我的脖子,坐在我的大腿上,手一会摸摸我的脖颈,一会摸摸我的耳朵。  我端详着面前的男孩子,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端详小车。方方的脸庞还带着稚气,向后梳的头型显得英姿勃发,浓浓的眉毛下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嘴唇不厚不薄,上面的茸毛看的很清楚。上身穿着蓝白相间的T恤,下身是一件松紧带系的黑色纯棉运动裤。  周围那种氛围让我完全的沉醉了。从进屋里到现在天黑了,我们一直忘记了开灯,现在更不会去开了,只是电视画面闪闪,把客厅里照的忽明忽暗的。小车和我都忘情了!  “小车,刚刚摸到什么了?”我问他。  “你的耳多!”小车答。  “不是说现在,更之前。”而我也不由自主的问出了这样的话。  “阿姨,那是什么?”小车把手放到我胸罩的肩带上,明知顾问。  “想知道吗?”我小声说。  小车会意的把我抱紧,手从我下面的衣襟探了进去。小车的手是温热的,摸着我丰腴的后背,探摸着我的乳罩系带。  我抱紧小车的头,什么也不顾了,一口亲在了小车的嘴上。稚嫩的嘴唇有些凉。可我觉得是那么新鲜、那么清香。我贪婪的嘬吸着小车的小嘴,甚至他的口涎。我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小车的嘴里,与他的舌头纠缠着。当我把舌头缩回来时,小车的舌头却进攻过来,哈,我教会了小车亲嘴。  小车的胆子大了起来,已经移到我的胸前了,隔着乳罩抓住了我的奶子。可小车还时小车,他到底是第一次,手在我的衣服里想伸进系着的奶罩里去摸个真切,可怎么都不得劲。  我推开小车的嘴,看着他。小车的脸庞因为兴奋红红的,散发着热量。  “阿姨,哼哼,我想……”  看着小车的脸,那么吸引人的年轻的脸。我把自己外套的扣子解开,敞开了怀。洁白的乳罩落在了小车的眼里,小车睁大了眼睛,咽了口唾沫。  我闭上眼镜,拿着小车的手放在我的乳上。小车用手把我的胸罩向上一翻,我的双乳跃然而出。淡淡的乳晕,像小手指盖那么大的乳头已经立起。小车用双手笨笨的揉着,但我却觉得好舒服。  我把手折到自己的背后,把按扣打开,胸罩松开了。  “小车,帮阿姨脱掉。”我对小车说。  “哎……”小车欢快的答应着。  小车帮我把外套和胸罩都脱了,此时,我下身穿着剩下的套裙,上身已经光光了。  “以前看过吗?”我问小车。  “没……,阿姨,你真好。”小车说着匍匐在我的胸前,然后用嘴叼住了我的左边奶头,像一个婴儿,真的,像一个婴儿,大力的吸着我的奶头。他嘬起我的奶头,含在嘴里,然后慢慢的拉起。我看着自己的奶头在小车嘴的牵引下似乎要离我而去。可是,小车一松口,乳头又弹了回去。  小车欢快的玩弄着我的乳房,两只手都不知用那个了,齐齐上阵,我舒服极了。  我的腿都快压麻了。  “小车,下来,阿姨的腿都快被你压折了。”我嗔怪着说。  小车恋恋不舍的从我的腿上下来,然后说:“要不你坐我腿上吧!”  我说:“不用,你还像开始那样躺着吧!”  “好!”小车见游戏没停止,很高兴。  我没说什么,伸手过去把小车的T恤撩了起来,小车一配合就给脱了小来。  小车又侧躺在了我的身边,而我抱着他的上半身,这样小车还可以方便的把玩我的乳房。  我轻轻的抚摸这小车的胸脯,感觉着那年轻的肌肤,好滑。小车则一边玩我的乳房,一边试探着侵犯我的小肚子,那对他仍是神秘。  我顺着小车的肚子,摸到了小车的两腿之间,隔着裤子,我感觉到小车的鸡巴硬硬的翘着。我稍微用力捏了一下小车的阳具,小车条件反射地把我的手夹在了他的两腿之间,身子一下僵了,头埋在我的肚子和大腿间。  过了好一阵,小车的肌肉才放松,抬起头说:“阿姨,你说要问我问题,还没问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456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