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和羞耻绳地狱

美和羞耻绳地狱

屈辱的圈套

  寒冷的腊月。官员闯入了到加贺城下町的布匹批发商吉野屋家中。  「哎,吉野屋,你的女儿美和在吗?」同时大声叫喊:「马上把她带到这里来。」  「官爷,怎么回事?美和出了什么事?」  「什么事?不要装糊涂。美和的未婚夫铁之进是盗贼的首领,已经被关进了大牢。铁之进的同伙是盗贼,你的女儿也是嫌疑。不是么?」  「啊,是这么回事。那那可真是冤枉,我女儿哪敢做这样狂妄的事。你们可能弄错了!」  「是不是弄错了,自能调查明白。给我搜!」  「请等一下,老爷!」吉野屋要阻止官员、捕吏们进入。  捕吏们蜂拥冲入内厅。  在内厅弹古琴的美和面对着突然发生的事目瞪口呆。  「是美和,快给我捆上!」  捕吏们冲上去,把美和的双臂拧到背后摁住,绳索在美和的双臂上紧紧的缠绕、捆绑,最后把美和的双臂和上身紧紧的捆绑在一起。  「官爷,我犯了什么罪?」被绑的美和一边挣扎着一边问。  「什么罪?盗贼的未婚妻!你说是什么罪?这么漂亮的脸蛋儿,做盗贼未婚妻太可惜了。」官员边说边在美和娇美的脸蛋儿上拧了一下。  「啊,流氓、色狼。你们冤枉人……」  「如果调查出你是冤枉的,再释放你也不迟。」官员说。  美和被推推搡搡着推出走廊。  美和还是个十六岁的少女。去年与同是做布匹批发商的铁之进成为相恋的一对,要在明年成婚。众人都说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令人羡慕的婚姻,激起了嫉妒心强的黑龙会头目胜俣源之助的嫉恨。  源之助设计了铁之进是盗贼的陷阱,又暗中推波助澜把铁之进送进监狱,偌大的圈套只为铁之进和美和那令人羡慕的婚姻。  这些美和还一直蒙在鼓里,她更不知道她的灾难已经开始。  美和从没想到她会被关进戒备森严的监狱。  五花大绑的她被带进一间刑房。哎呀,房梁上的滑车下吊着一个穿着兜裆的男人,他双手反剪、五花大绑着的身影是那么熟悉,「啊——铁之进。」  美和打算跑到跟前,但是被拉绳子头的捕吏拽了回来。  「哎,铁之进,你相好的来啦。」  铁之进恨得直咬牙:「这件事和美和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调查明白再说吧!」带美和进来的捕吏肥田丈二用劲推了一下被吊的铁之进的身体。  铁之进的身体摇晃了起来。  丈二用眼打了个暗号,「那么请美和小姐换衣服啦,那样漂亮的和服弄脏了可不好了,换上囚衣吧。」  拉着捆绑美和绳子头的捕吏开始解开美和的绑绳。  捕吏们包围着被解开绑绳的美和。  丈二用粗暴的语调说:「哎,脱去女孩儿的和服,换上这件个衣服。快!」  这时,铁之进叫喊道:「美和,不容许他们看你、触摸你,如果他们看你、触摸你,马上停止。」  「哎,铁之进,谁让你这个东西说话啦?把他的嘴堵上!」丈二命令道。  铁之进被捕吏们硬塞上了堵嘴物。  铁之进满脸的愤怒、屈辱和遗憾,激烈地挣扎着、扭动着。  丈二催促:「现在已经安静了。美和,快点脱换衣服!」  美和是独生女,生长在大户人家,叫她在这样的环境下换衣服,实在难办。  肥田丈二浮出冷笑,并上下打量着美和的身体在她周围转了一圈,「快点!发昏当不了死。快点!」  美和是听天由命了,自己开始去除衣带。  捕吏们默默地笑着、专心的凝视着。  鲜明的花样的长袖在美和的肩膀滑落。  捕吏们的眼睛恨不得生出双手来帮美和脱衣服。  美和忍耐着,一件一件的脱掉身上的衣服……美丽的身姿显露出来,害羞的美和用双手交叉在自己的乳房上,以求遮住讨人喜欢的乳房。  处女的芳香在房间中漂荡着。  场面很拥挤,过分害羞的美和蹲下了。  「哎,美女,在这样的场合换衣服呢?」  这时,圈套的设计人胜俣源之助进入了房间。  「你们又在欺负美和小姐吧?这样会把事情搞严重的。嘿嘿嘿,奉上司的指示,女孩原本是裸体的好,囚衣不要穿了,就这样龟甲缚吧。」源之助对捕吏们说。  「是啊,原本裸体的好。」  「没关系,要紧紧的捆绑、要结结实实的捆绑。」源之助笑着说。  捕吏们浮起冷笑。他们使美和跪下弯腰,开始用龟甲缚捆绑她。  当捕吏们拉起美和时,她已经被龟甲缚紧紧的捆绑牢固。麻绳紧紧的勒进她娇美的身躯,原本就发育得很好的乳房被上下的麻绳勒绑的更加坚挺,双臂被麻绳勒的肌肉凸起、麻绳凹下,而胯下的麻绳和绳结都隔着腰布深深陷入肉缝,搞的她浑身酸软无力。  看这娇弱无力、可怜动人的美和,丈二大声喊叫起来:「啊——,我受不了了,我这里已经起立了!」  美和自己见到自己绳捆索绑的模样也羞红了脸。  半裸体的美和被拉到屋梁的一个滑车下。  美和后背的绳子头被穿入滑车,接着,绳子头被丈二使劲的拉动。  美和被悬吊起来了。               

羞耻拷问

  半裸体的美和由于悬吊的痛苦和羞耻脸扭曲了。  这时,源之助幽默地笑着说:「腰间的东西也影响美观。」  美和听到源之助的这番言词眼前漆黑。  男人的手在腰布的扣里搭上了。  美和使劲弯曲身体进行抵抗,但是因为被绑只有徒劳的反抗。  腰布的扣被解下,腰布滑落到美和的脚下。  白皙的裸体清清楚楚的暴露在源之助、丈二可憎的视线下、暴露在众人的面前。讨人喜欢的乳房充分鼓起着、丰腴的臀部微微扭动着、修美的长腿无力的下垂着,少女被绑的裸体此时更显凹凸有致,尤其是刚发育的浅草覆盖在阴阜上有麻绳轧过,淡褐色的肉缝把胯下绳和绳结都含了进去,肉缝内翻出来的小阴唇像打上口红的少女樱唇一样鲜艳动人。  丈二睁着色迷迷、痴呆呆的眼睛看傻了。  美和对丈二的视线集聚在自己的阴部感到不堪忍受的害羞。  源之助命令道:「这样,把这个女孩的一只脚吊起,漂亮的身体大家共同欣赏。」  一个捕吏拿来一根麻绳开始在女孩膝上面的地方缠绕捆绑。  美和白皙的裸体被恐怖和羞耻的惊吓颤抖着。  麻绳在膝上面缠绕捆绑结束,绳子头被穿过梁下的滑车开始拉拽了。  美和的一只脚被提起到上面。  丈二的视线集中在美和的胯股之间。  谁也没有想到女孩的秘部能在这样的场合被清清楚楚的观看。  美和被吊起的膝贴到了胸部,胯下绳和绳结陷入很深,美和在丈二的瞳仁里看到了这一切。  她即害羞又气愤,但是也很无奈。  丈二用手捏着美和的脸颊:「哎,还挺难为情的呢!」  美和羞愧到了极点,心想:就是脱过这场灾难我也不活了。  丈二在美和面前蹲下:「多好的女孩,完全看得见啦,呵呵呵,快点坦白吧。」  丈二的脸移到美和阴部巴掌远的距离挨近凝视着她的肉缝。  美和感到自己的肉缝在丈二视线的刺激下一阵阵发热。  围观的的捕吏们也弯曲身体从后面窥探美和的胯股间,并相互间窃窃私语:  「哎,看哟,这是阴核。」  「嘿嘿嘿,肉片动了,什么东西流出来了?」  「哟,流淫水啦,真叫人受不了。」  美和在这样的言词刺激下,更增强凌辱感,被吊着的大腿哆哆嗦嗦发抖:受不了了……  「哎,能忍耐吗,不、不,美和,你要坦白。」源之助说。  其实,源之助从开始就明白美和没有什么可以坦白的东西。他只是想通过自己的计策,能达到自由玩弄自己早已向往的美和的身体罢了,尤其是在可憎的情敌铁之进眼前玩弄美和。  捕吏拿了个什么东西放置在美和脚下。  那是用梧桐树枝做的假阳具。假阳具做得很逼真,约有1.2-1.5英寸粗细、长约13-14英寸。  美和看见这东西脸都白了,她知道从现在起她要做什么。  「聪明。嘿嘿嘿,美和,这个东西,是疼爱你的重要工具,你会舒服的。嘿嘿嘿。」源之助把胯下绳解开,手上拿着假阳具在美和的肉缝口摩擦,并用手抚摸她的浅草。「美和,你的阴毛还没长齐,肉缝完全看得见。嘿嘿嘿!」  「啊——,不、不——」美和的裸体僵直了,被摸的地方太敏感了。  「美和,如果你想要现在只能给你这个假的,嘿嘿嘿。」源之助把脸转向满脸愤怒的铁之进,「哎,铁之进,你的女人可要享受了。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好她的,我会叫她冲向高潮的顶峰。哈哈哈哈。」  说着,食指滑向肉缝的上边,并向阴核捏去。  「啊!」美和喊叫起来。  「嘿嘿嘿,还是处女好,敏感。」指尖开始插入柔软的肉缝中。  「啊——」美和的裸体向后仰成弓形,她感觉到异物进入自己的身体中。  源之助的手指连连向美和娇嫩的肉缝中抠挖,「有反应了,里边热了,嘿嘿嘿,阴水也流出来了……」  美和的身体颤抖了。  源之助的手指象搅拌棒一样地摆动抠挖着。  「美和,不是已经湿了吗?感觉怎么样?」源之助仰视美和的脸问道。  捕吏们也马上在周围蹲下,一起盯向美和的肉缝:「好象相当湿了,源之助的手指就要使她到顶点了。」  源之助用舌头连连舔着阴核,接着又用牙齿轻轻的咬着细嫩的肉芽。  「吓——」裸体的美和身体抖的更猛了。  此时,源之助猛然把假阳具插入美和流着阴水的肉缝中。粗大的假阳具象推开复杂的肉层一样地沉陷挤入。  「哎呀」美和微微出汗的肉体激烈地痉挛着。  源之助感觉相当有趣,美和的秘孔像真空一样,「嘿嘿嘿,真往里吸呀。是处女,血流出来了。」  源之助慢慢地开始抽插、转动假阳具,「是怎样,美和,感觉怎么样?」  「不行了——,我要——泄了——」激烈地痉挛的肉体反弓着、被捆绑的手脚张合着,随着子宫一热,阴精外泄,美和昏了过去。  难过的呻吟声从铁之进堵嘴物间泄露出来。  对美和的凌辱折磨继续进行着。  苏醒过来的美和又被盘腿坐绑,捆住脚踝的麻绳头连在颈部。美和的身体被对折捆绑着,上身仰卧在地上一动不能动。如此的捆绑使美和的肉缝、菊洞充分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嘿嘿嘿,完全看得见美和讨人喜欢的孔洞嘛。菊洞周围的皱纹有几个,数数看,1、2、……」源之助指尖搓揉着美和的肛门说。  铁之进口中发出哀鸣声,不过,堵嘴物的作用使哀鸣声变成「呜呜」声。  源之助抽动着假阳具,「美和,这么淫荡呀。要受惩罚的。」手掌用劲的拍打在美和屁股上。  「啊!」美和痛的大声呼喊。  ……  假阳具顶进了直肠,美和又一次强烈高潮全身震颤着来到了。  捕吏们默默地笑着俯视着美和高潮到来的身姿。  肛门的折磨结束了。一个捕吏提进一只小桶放在盘腿坐绑在地板上的美和的身旁。  桶里有数十条泥鳅蠕动着。  「嘿嘿嘿,这次是这个,能忍耐吗?」源之助挟起一条泥鳅给美和看。  红晕从美和的脸消失了。  「哎,谁来帮个忙?把她的小阴唇给撑开。」  「我来。」送泥鳅进来的捕吏上来了。  「去去去,让我来。」丈二晃着身体出来。  源之助说:「别吵嘴,就你们二人。」  二人笑了笑,用膝顶住了美和两侧。  美和很紧地合上眼转过脸去。  二人手指扒开美和漂亮的小阴唇。  「哎呀!」美和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激烈地痉挛了。  丈二是在左边扒开美和小阴唇的。薄红色复杂的内部结构被丈二看得清清楚楚。丈二挺了挺身体,「真漂亮,薄红色的颜色真漂亮。」  不堪忍受的凌辱袭击着美和,极大地打击使她变得平静了:只有一死能挽救我了。  「好,就这样打开,嘿嘿嘿!」源之助沉浸在征服的满足感里,开始抓住一条活泥鳅往女孩的秘孔塞去。  「啊!」美和的身体扭动着。  泥鳅消失在秘孔里。  源之助不断地往女该的秘孔里塞泥鳅……十数条泥鳅消失了在美和体内。  泥鳅在女孩的阴道里、子宫里乱钻,刺激得美和身体激烈地痉挛、扭动、挣扎,熬不过的高潮一次又一次地降临。  这样的凌辱拷问持续了三天。  逆虾反吊、绳水车、灌肠滴蜡……等等凌辱拷问使美和多次的昏厥,也使她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多次高潮。              

屈辱的剃毛

  第四天早晨,源之助进入了监狱。  为防止美和自杀监狱采取了非常的措施——赤身裸体的美和被五花大绑着,四马倒躜蹄悬吊在牢房的房梁上,离地面1.5米左右。  「美和,恭喜你了,你和铁之进的解脱就在今天。」源之助看着被吊绑着的美和说。  奄奄一息的美和对源之助的话没有一丝反应。对美和来说现在是死了比活着好。  「美和,你和你的相好铁之进一块受刑。一块受刑——好令人感动啊。呵呵呵呵!」源之助抬起美和的脸。  美和侧过脸去安静地合上眼睛。  美和被吊绑的裸体那么无助、转过去的脸庞那么安详,透出一股娇弱的美、体现着一股无畏的美。源之助被美和的美丽震撼了。  源之助拉了一下吊绳,「不怕?准备——」  过来两个捕吏把美和放了下来。浑身酸软的美和被架着从监狱出来。  源之助望着美和的后影痴迷的张大了嘴巴,在妒忌心的驱使下他赶了上来,脚不时地踢在美和左右摇晃着的赤裸的屁股上。  刑场的土屋里预先排列了两张门板。门板的四角有四个铁环,是为了把人大字形捆绑上去的。  不久,双手反剪捆绑着、仅穿着一块兜裆布的铁之进被两个捕吏牵进刑场。  「啊,铁之进——」美和提高了声音喊道,但是嘴被堵住,发出的声音变成了呜咽声。  源之助命令捕吏:「把他们捆绑在门板上。要捆结实呀。」  二人被丈二生硬的踹倒在门板上,又被仰面顺按在上面。  丈二硬打开二人的脚,在脚踝系上绳子和门板上的铁环紧紧捆绑在一起。  美和发觉丈二的眼睛盯向自己的阴部,忘记了害羞忽然往上冲,被两个捕吏按住。  源之助说了:「哎呀,他们二人好像差距很大呀。哎,把铁之进的兜裆布拿下来,只女人裸体不公平。」  一个捕吏过去解铁之进的兜裆布。被绑的铁之进怎么抵抗也不成,一转眼兜裆布被去除——阴茎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哈哈哈,肉棒曝晒也不害羞,没廉耻,哈哈哈…」全体人员笑起来,「毛毛遮着,看不清。剃去吧——」  「美和相好的的宝贝就这么个鸟样,是个大松蘑,看哟,美和的男人真的好没用吆,哈哈哈哈……」有人又抱腹笑起来。  铁之进和美和二人屈辱的合上眼睛。  「你们二人知道从现在起做什么吗?告诉你们,今天的刑法是——磔。磔就是暴晒示众,不裸体哪成?嘿嘿嘿,为了使集聚的观众很好地看见你们赤裸的漂亮样子,还要剃下你们二人的阴毛,哈哈哈哈,只有这样俊男靓女们才会高兴。开始准备——」源之助打了暗号。  剃刀被放在二人张开的脚间。  源之助在美和拓宽的脚间弯下了腰:「美和的毛我剃,铁之进的谁来?」  一个男人站到了铁之进扩大的脚间:「好,男人我搞啦。」  两个门板被窃窃发笑的观众们包围了。  源之助到美和的下腹部按下了剃刀:「好,开始。」  美和白皙的裸体吓的一哆嗦。  随着剃刀的运动,阴毛被剃下。  美和的阴毛因为很稀,很快被剃光。略高的阴阜向胯里深入,纵向的肉缝清清楚楚地露出。丈二的视线集中在那里。  源之助拉长美和细嫩的、漂亮的阴毛举着:「看嗬,讨人喜欢的肉缝,没有毛毛遮着了,黑毛也是很漂亮的东西,谁要?」  丈二挨近源之助一把抢了过来:「漂亮的毛毛归我了。」  不堪忍受的凌辱袭击着美和。  铁之进的肉棒被男人抓住,左一刀、右一刀,肉棒周围的毛很快剃完,变成真正的光棍。  但铁之进对这样的屈辱显得风平浪静。  铁之进下腹部黑的东西消去,异样长大的光棍被示众了。  「哎,好大的家伙,这个东西要是硬起来,真是好东西,不怪美和喜欢。」  源之助说:「美和喜欢的事一定要做啦。」  丈二很想快一点观看,催促道:「快点,快点嘛。」  源之助命令道:「好,把铁之进的门板竖立起来。」  丈二使劲把捆绑着铁之进的门板挪到墙边的地方,靠墙立起。  源之助说了:「好,解开美和脚上的绳子。」  捆住美和脚踝的绳子被解开。  美和被强拉硬拽到了铁之进身前,并被强按着跪下,秀发被向下拉着,脸向后仰起。她看到的是铁之进蔫蔫的肉棒,害羞使她后仰的脸转向侧面。  「美和,好好地看!害什么臊,你相好的的东西哟。好,在我数到100之前,铁之进要射出精液,明白吗?」源之助浮出冷笑。  「好,1、2、3……」源之助开始数了。  丈二急了:「哎,美和,不做,你相好的重要的东西就要被割下来了。」  「7、8、9……」源之助在继续。  美和听天由命了,她仰视铁之进的脸,合上眼睛张开樱唇把铁之进蔫蔫的肉棒含在口中。  「好,非常好!」丈二在旁鼓噪。  美和耻辱的吞吐着铁之进的肉棒。  铁之进的肉棒被美和温暖的口吞吐着、温柔的舔嗦着,自己的阳物在逐渐的地膨胀,甘美的感觉激烈地冲向脊髓、冲向大脑。  美和忘我的爱抚着铁之进的肉棒。  年轻的铁之进的肉棒快速地作出反应,在美和的口中很粗地、很硬地膨胀。  「35、36、37……」源之助数。  美和的运动加快了。  五花大绑的裸体女孩吞吐肉棒的动作让丈二更加兴奋。  美和专注的往上吸着肉棒、用舌头舔嗦着肉棒。  铁之进感觉肉棒象石头一样硬、像火棒一样热……  「76、77、78……」源之助没有宽恕地数。  美和疯了一样地加快激烈的爱抚。  「85,」数到86的时候铁之进的身体向后仰了。  霎那间,美和的口中涌出了白色的浊液。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456 网站地图